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1章 ###Chapter1 前度

第1章 ###Chapter1 前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些曾经对李欣桐而言,是美好又残酷的。
  
  但对宋子墨而言,只是一个不算好的梦,醒来便可忘。
  
  【1】
  
  水榭楼台,a市高档的休闲会所之一。一间典雅的包厢里,一男一女坐在暗淡又迷离的灯光中。顺着柔和的光线,面带微笑的男人长得极为英俊,他正慵懒地靠在座椅上,用一双深莫测的眼注视着对面的女人,听她侃侃而谈。
  
  “allen先生,我觉得贵公司在门前摆放一尊玉貔貅,一定财源滚滚。”女人抬起头,圆圆的眼睛带着稚气又充满期待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allen是宋子墨的英文名字,他长居国外五载,回到中国,也忌讳换回自己的中文名字,所以一般人只知道他叫allen。这个名字在掩盖了宋子墨这个名字的同时,也将5年前的他一同遮掩了。
  
  宋子墨从始至终都听着对面女人的讲述,未发一言,即便是那女人已经停止说话了,他依旧没有接话的打算。他这态度已然很明显,做玉器推销的王笑笑也识趣,耸耸肩:“既然allen先生没有这意愿,我也不勉强。若是以后想要的话,可以联系我。”
  
  王笑笑优雅地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宋子墨。宋子墨礼貌地接过,看了两眼,又是“花氏珠宝”的珠宝推销员!这段时间,他已被花氏珠宝推销员半路拦截多次,而他们似乎已盯了他许久,知道他爱独自来水榭楼台吃饭,常常突然“没礼貌”地推门而入,向他推销珠宝玉器。想必是
  
  知道他的公司要搬迁,装饰必不可免,都想来抢这块肥肉。宋子墨也不恼,终于开了尊口:“好。”
  
  又是一阵沉默加尴尬。王笑笑有自知之明,她并不受欢迎,挫败地借故离席。
  
  花氏珠宝在a市珠宝行业,算得上小有名气。可这所谓的“名气”,不是归于公司品牌,而是归于花氏珠宝销售部的推销员们。花氏珠宝的推销员们相信一句话:把面子狠狠踩在脚底下,才能走向成功之路。因此,花氏的推销员们都有极其强大的内心,一旦看准目标,不管被拒绝多少次,都能面不改色的将死缠烂打进行到底。
  
  销售部贯彻了这个宗旨后,业绩噌噌往上攀,可谓蒸蒸日上。碰壁自然有,但没有攻克的目标真是少之又少,除了宋子墨这一单,公司已经换了好几个推销员,就算是有口皆碑的销售皇后出马,也还是无功而返,整个销售部因此充满了阴霾。王笑笑鼓着腮帮,捶胸顿足:“我这一大美人就坐在他面前,他居然可以面无表情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太可气了!”
  
  同样被宋子墨泼冷水的琳琳也一脸无奈:“可不是。我们销售部可爱型的、妖娆型的、清新型的美女,甚至各大美男都出动了,没一个拿下来,你说这个allen到底看见哪种类型才不会冷面相待啊?”
  
  “谁知道,上级下达命令了,务必要把这只大肥羊拿下,要不然这个月没有奖金了……”王笑笑哭丧着脸,样子看起来倒也楚楚可怜。
  
  “呃,我们销售部能拿得出手的,怕只有欣桐了!”
  
  “她最近忙着相亲钓金龟,哪里有心思接受这种高难度的挑战?”
  
  话音一落,全销售部人员顿时又集体萎蔫。
  
  【2】
  
  此时a市南区的一栋欧式别墅内正紧张地布置着当晚的豪华宴会。
  
  设宴之人是珠宝界顶级设计师eva。eva也是a市上流圈的大媒婆,为各千金、少爷牵线搭桥,成就了不少姻缘。eva平易近人,各阶层朋友都有,其中也有平民阶层的姑娘因她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因此eva是许多普通姑娘想要依附的“朋友”。
  
  对于急需用钱的李欣桐而言,她十分迫切地想结识eva;而这次宴会,无疑是个契机。
  
  这次宴会请来的都是高干子弟或商业精英,通俗点说,是金字塔顶端世界的人。显然李欣桐并不属于那个世界。李欣桐的表姐苏珊在eva工作室工作,即便如此,也没有拿到邀请函的资格。但苏珊是真心想帮李欣桐一把,不想让她错过这次机会,就伪造了一张邀请函。
  
  李欣桐怀揣着可能改变她未来的邀请函,心里波涛汹涌。为了晚上的宴会,她特意去租了一件价格不菲的晚礼服,弄了发型,把自己打扮得与被邀请的嘉宾没有两样。的确,她并不比那些嘉宾差,无论是样貌、学历、品位等等。唯一不及他们的,是出身。
  
  大约七点过后,李欣桐来到设宴别墅门前,看着门前停靠的各种名车,李欣桐心里冷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落落大方地走进别墅。别墅大门内有两位侍应,正在检查邀请函,李欣桐大方地拿出邀请函,等待验收。
  
  接过李欣桐邀请函的侍应看了两眼,眉毛皱了皱,再把目光投向李欣桐。李欣桐朝他淡然一笑,侍应便把邀请函收好,朝她绅士地鞠躬,手伸向屋内,一个“请进”的标准动作。李欣桐微笑入门。
  
  屋内设施可谓是富丽堂皇,豪华的百坠水晶吊灯挂在厅中央,金黄的灯光在室内流转。来往的男女走过,萦绕着高档香水的淡淡香味。他们在李欣桐眼前晃来晃去,银光闪得李欣桐有点厌恶。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只有这样的场合才能达成她的奢望——嫁个有钱人。她现在需要钱,可她没本事赚大钱,唯有嫁给有钱人,才能达成所愿,尽快解决她的燃眉之急。
  
  “欣桐。”苏珊躲在柱子后面,小声地朝李欣桐喊了一声。李欣桐闻声看过去,见是苏珊,便朝她走去。
  
  苏珊负责布景,可以自由出入。她把李欣桐拉到柱子后面,指着前方二十米处穿着宝蓝色亮片晚礼服的女人:“她就是eva。她旁边站着的是她的一位美籍朋友,听说在美国是个很有名的女医生。这次回国度假……”
  
  李欣桐对所谓的女医生没兴趣,她的目光紧紧注视着eva。她笑得很知性,周身散发着“成功”的成**性气息。李欣桐美则美,但她知道,她永远不可能做这种女强人。李欣桐深吸一口气,优雅地朝eva走过去。
  
  谁知由于目光锁定了eva,心无旁骛的她并未注意旁边,与一人稍稍撞了一下。那人正好手持酒杯,黑紫色的红酒洒到自己租来的礼服上了。这本是一件小事,赔礼道歉也能作罢。
  
  只能说李欣桐运气背,所撞之人,正好是她前不久得罪的富家太太木婉琳。李欣桐的职业是珠宝推销,打交道的自然是有钱的大老板。由于自身长得不错,职业所迫又要常常主动联系大老板,往往会被误认成狐狸精。几天前,她只不过和木婉琳的老公谈谈合作的事情,没想到木婉琳来了一出“捉奸”,一出场便对她破口大骂,让她十分难堪。
  
  木婉琳似乎还记得李欣桐,看着低头整理礼服的她,先错愕,后嘲讽地笑了起来:“这是什么宴会?档次这么低?怎么什么人都邀请进来?一个珠宝推销员也能参加?”她故意把声音抬得很高,周围的男女如她所愿,全转头看向他们。
  
  李欣桐攥紧拳头,忍着不发作,转身打算离开。木婉琳却得意地笑着说:“靠出卖色相赚钱的骚货也配来这里,真是国际笑话!”
  
  李欣桐驻足,冷漠地又朝木婉琳走来。木婉琳依旧一副得意的样子。李欣桐冷笑着问她:“你靠出卖色相,在你老公那里赚了多少钱?再说了,现在你就算搔首弄姿,你老公大概也会朝你扔钱叫你赶紧滚远点吧?”
  
  全场错愕。本想过来劝架的eva突然停下来,满脸兴趣地看着接下
  
  来要发生什么。
  
  木婉琳显然料不到前几天懂得忍气吞声的软柿子今天如此猖狂。她气得呼吸急促,抓起桌上的酒杯朝她脸上泼去。被泼了一脸酒的李欣桐脸上未有一丝怒气,同样抓起桌上的酒杯,以牙还牙地朝她回泼了过去。
  
  全场震惊。
  
  忽略那一双双诧异的眼睛,李欣桐满不在乎地说:“我和你老公合作很愉快,这是我给你的敬酒。”说完,李欣桐转身潇洒地离开,留下原地哭闹跺脚的木婉琳。
  
  苏珊担忧地看着李欣桐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老板。若是她这么直接追上去,精明的老板肯定会猜到是她把李欣桐弄进来的;可若是放任李欣桐离去,她这个做表姐的也太不负责了。经过内心激烈的斗争,苏珊还是义无反顾地追了出去。
  
  死就死吧,大不了换工作。
  
  【3】
  
  五月的夜晚有些冷。哆嗦着逃出不属于自己世界的李欣桐环抱双臂,身上酒精的蒸发,冷得她直打寒战,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她身上忽然多了一件粗线毛衣,上面还带着体温。李欣桐回头一看,是苏珊自责的双眼。
  
  “对不起欣桐,让你受委屈了。”
  
  “怎么会?来这里本来就是可耻的行为。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满脑子都是钱。那富太太说得对,我就是卖身的。表姐,可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李欣桐无奈地嘲讽着自己。
  
  苏珊拉着李欣桐坐在花坛旁,双手紧紧握住李欣桐冰凉的手:“欣桐,你要是难过就大哭一场吧,不要憋在心里。”苏珊是看着李欣桐长大的,从来乐观积极对待生活的表妹,人生本来一直一帆风顺,却突然,遭到男友抛弃,家庭背负巨债,相依为命的父亲又身染重病。所有的不幸全部压在当时大学刚刚毕业的表妹身上,明明已是绝望却不能弃地继续生活。
  
  “表姐,我想不出其他方法能稳定地赚足够的钱去还债,给我爸治病。”李欣桐不知是冷得唇齿哆嗦还是因为哽咽,语气颤抖得厉害。
  
  “会有办法的。”苏珊紧紧握住李欣桐的手,想要给她注入力量似的。
  
  因为钱,本来在国税上班的李欣桐毅然辞去一个月只拿固定工资的铁饭碗;因为钱,自尊心极强的李欣桐做了珠宝推销员;又是因为钱,李欣桐不得不找个有钱人……
  
  从洋房搬到公寓,再从公寓搬到出租房,原本衣食无忧虽不算大富大贵的李欣桐好歹也算资本家的千金,从败家女一夕之间变成拜金女,如此之快的心酸转变,也只有李欣桐能体会出来。
  
  她有要好的闺蜜,家境都不错。但她不想请求她们帮忙。因为这一大笔钱,她还不起。她还不起的东西,她不会借。她是个固执的女人,偏执于自己的原则,自己认为能完成的事,即使满地荆棘,她也愿流着泪赤脚走过去。
  
  【4】
  
  第二天上班,李欣桐还未进办公室,王笑笑就巧笑着拥上前,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眼巴巴地望着她。李欣桐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肯定是有客户搞不定。
  
  这段时间她忙于相亲钓金龟,工作搁浅下来没去理会,上头安排给营销部的客户她也没能出点力。推销员是按合同拿提成的,一般都是争着抢客户,李欣桐可不相信同事会懂得分她一杯羹。她想这一杯羹要么是馊了食不下咽,要么是太烫吃不下嘴。
  
  当王笑笑把那一杯羹的资料呈现在她眼前之时,她已料定是后者。李欣桐想嫁给有钱人,所以她对a市的有钱人多少有点了解。allen这个名字对于a市本地人而言比较陌生,他不是a市本地富豪,只是刚来a市创业的美籍华人。他的资料目前无法打探,唯一能下手的只有他在a市的创作伙伴麦英奇。麦英奇何许人?a市餐饮业龙头老大的宝贝独子,却不靠家里发展,十六岁留美,二十六岁回国已是亿万富豪。原先以为是他一人之力创造的辉煌,后来才知是另有高人相助。而这高人,就是低调的allen。allen为人极其神秘,不参加party,不参与博展,几乎没有在媒体平台露过脸。不知者,觉得他高深莫测,知他者呢?
  
  “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咖、冷血动物。”王笑笑看完资料后总结。
  
  办公室其他同事,无论男女,纷纷点头赞同。
  
  李欣桐觉得好笑,这些早已修炼成精的“不要脸”们,也有胆怯的时候?全办公室的同事早已向她投来“最后救命稻草”的目光,李欣桐就算不乐意也得硬着头皮接下来;更何况,她真的对这个allen有些好奇了。
  
  李欣桐从王笑笑手上拿到allen的日常行踪,当即愣在那儿。
  
  王笑笑似乎早已料到李欣桐这种反应,撇撇嘴说道:“吃惊吧?一个亿万富翁居然隔三岔五千里迢迢从南区的经济中心赶到北区的小吃街去吃杜记鱼丸面还有街边臭豆腐。”
  
  “嗯……”李欣桐皱了皱眉头,有些心不在焉。北区小吃街的杜记鱼丸面和街边臭豆腐并不出名,可这两样,是让她怀念的过去。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几年没去吃过了。
  
  “欣桐,这个allen就交给你了。上头说了,拿下这个case,光是提成就能拿到二十万,比我们一年拼死拼活接的合同还要多!好好把握,反正我是无福消受了。”
  
  【5】
  
  李欣桐并不认为自己就能马到成功。与同事比较,她的优势是什么?或许是她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李欣桐是个利索的女人,并不喜欢拖泥带水,她直接打电话到allen的公司预约,自然也在意料之中被拒。推销员的精神是什么?夹缝中求生存,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时
  
  机。李欣桐抬手看了看手上高仿的卡地亚女表,快到午餐时间,可以去水榭楼台守株待兔了。
  
  李欣桐刚提包出了办公室等电梯,手机却意外地响了。这个时候,几乎没人会找她。她看了来电显示,是她表姐苏珊。
  
  “表妹,现在不管你有没有空,这次一定要给我挤出时间去相亲。”李欣桐刚接电话,苏珊就在那头噼里啪啦下达命令。
  
  李欣桐有些错愕:“给个必须去的理由。”
  
  “eva中午有个饭局,说是要带你出席,懂了吗?”
  
  “eva带我出席?eva又不认识我,怎么会……”李欣桐有点摸不着头脑,满脸的疑惑。
  
  “这事说来话长。那天你在宴会上,eva注意到你了,然后我就把你的事跟她说了一下,也不知她是出于同情呢还是多管闲事,愿意帮你牵个线呗。你也别问了,稍微打扮一下。到了水榭楼台,给我打个电话。”
  
  苏珊匆忙挂了电话,未给李欣桐质疑的机会。本来终于有机会认识有钱人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李欣桐此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不知这馅馊没馊?
  
  李欣桐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水榭楼台的门,迎宾小姐朝她微笑:“小姐几位?”
  
  “找人。”李欣桐刚拿出手机想给苏珊打电话,苏珊正好从走廊口走出来,四下张望,见到李欣桐,朝她招了招手。李欣桐刚靠近苏珊,苏珊就上下好一阵打量,帮她拍拍背上的灰尘,捋了捋她稍显凌乱的发:“房间a09。麦英奇知道吗?eva给你介绍的就是他。”
  
  李欣桐惊得眼都直了。苏珊又说道:“里面还有他的合作人allen以及allen的前妻……”
  
  “前妻?”李欣桐又是一惊,这是什么饭局?太奇特的组合了!
  
  “本来eva只约了麦英奇,谁知道正好碰见在这里就餐的allen和他前妻。他前妻你应该认识的,就是那晚宴会站在eva旁边的那个美籍女医生。”
  
  “哦。”李欣桐有些心虚地应了一声,那晚她的目光只注视了eva,站在她旁边的女人,她完全忽视了,连个模糊的影子她都想不起来。
  
  “磨蹭什么,赶紧进去,午餐时间不是很长。”苏珊推着李欣桐的后背,可谓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李欣桐死命定住脚,问她:“我以什么身份进去啊?”
  
  苏珊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事给忘了,你给eva推销过珠宝,一见如故。你是个对珠宝设计有独到见解的爱好者。”李欣桐抖抖嘴角,果然相亲是五分夸,四分骗,一分看眼缘。
  
  【6】
  
  李欣桐在a09的门口顿足,有些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叩响了门;另一只手转动把手,面带微笑地打开门。
  
  曾有人说,不期而遇故人,是缘。那么不期而遇曾经最爱却又伤你最深的人,是不是孽缘呢?从宋子墨不守约定未归开始,李欣桐就在想,后会无期。可怎么仅仅只有五年,他们又再一次相见了?
  
  宋子墨知道这场饭局,是eva想给麦英奇介绍女朋友所设。他本不想掺和其中,无奈玲可与eva是挚友,eva邀请他们去热场,盛邀难推。可他万万想不到,eva口中特别的女生竟是李欣桐!
  
  “怎么了?我让你失望了?”麦英奇见李欣桐如此错愕的表情,打趣地说道。
  
  李欣桐立即换上她在镜子面前练习了无数次筛选出来的最美的微笑:“麦总说笑了,我只是觉得世界真小,在这里遇见了故人。”
  
  “故人?”eva与麦英奇几乎同声质疑。
  
  李欣桐朝宋子墨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打着招呼:“宋学长,还记得我吗?”
  
  宋子墨没料到李欣桐会与他“相认”,英俊的脸上生出几丝惘然与隐忍。他没有回答她,好看的眉眼深深地皱着,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带着别人辨别不出的情绪。反而是他旁边的贾玲可落落大方地微笑:“是桐桐吗?”
  
  桐桐?李欣桐在心里冷笑片刻,脸上却挂着开心的笑容:“玲可姐,好久不见。”
  
  贾玲可淡淡地笑了笑:“是好久不见了。这些年过得怎样?”
  
  “挺好的。”李欣桐不想再忐忑战栗下去,只想结束这个饭局。可她知道,这才刚刚开始。
  
  eva看着两人不自然的神情,抿着红酒调笑着问道:“你们以前很熟?”
  
  可就这一句话,让气氛又瞬间降到冰点。李欣桐怕eva和麦英奇想太多,当笑话说道:“我是宋学长的债主,大学没少借钱给他。后来他欠了我一屁股债出了国找玲可姐双宿双飞,我们就断了联系。宋学长表情不要这么严肃,我不会找你讨债的,也没几个钱。”这话外人听来是笑话,可是当局者听来,则是不着痕迹的暗讽。
  
  “你现在翻个几千倍,我想allen也不会介意的。”麦英奇也凑过来打圆场。聪明如他,他太了解宋子墨这个搭档,放进情绪的东西太少,对任何事情都不过分关注,可他却在用心地看对面的女人,其中情绪,是他看不明白的。
  
  可有一点,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并非她说的那样不痛不痒,他们有故事。
  
  整个饭局,说话最多的是麦英奇,其次是eva,平时能言善道的李欣桐尽量配合,但多数是搭腔。佳肴上来后,李欣桐似乎找到了着重点,注意力转移到美食上,心情也跟着不那么沉重,同时说话也自然了许多。
  
  “李小姐,这里的香辣螃蟹不错。”麦英奇朝新上的香辣螃蟹努嘴,热情地朝李欣桐笑了笑。
  
  李欣桐顿了顿,斟酌片刻,脸上有些为难。
  
  “她螃蟹过敏,吃不得。”宋子墨没看她,但又十分理所应当地阐述着关于她的一个事实。
  
  麦英奇挂在嘴边的笑容有些僵硬,李欣桐却突然夹起一块香辣蟹,吃了起来。eva问:“不是螃蟹过敏吗?”
  
  李欣桐津津有味地边吃边答:“哪有,是宋学长记错人了。”
  
  如此果断地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宋子墨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一双深邃的眼眸固执地盯着她。坐在他旁边的贾玲可给他夹一块铁板牛肉:“这家餐厅的牛肉都是美国空运过来的,该符合你的口味。”
  
  宋子墨却站起来,拿起椅背上挂着的西装外套:“我先回公司。”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子墨。”贾玲可朝在座的几人抱歉地颔首,追了出去。
  
  宋子墨的离开仿佛与她无关,李欣桐无知又迷茫地看着对面的麦英奇。麦英奇抱歉地说道:“allen比较忙,见谅。”
  
  而后的就餐,李欣桐也不想施展女性的魅力。麦英奇和宋子墨有关,就算他是一只千载难逢的大金龟,李欣桐也不想钓。私归私,公归公,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次契机,李欣桐开始旁敲侧击夸自己公司的玉器,圆滑地扯到麦英奇新公司的装潢上,顺水推舟地谈到合作上。
  
  李欣桐不顾在旁的eva脸色渐差,只管推销自己的产品。这个决定她已权衡再三。eva帮人牵线只牵一次,她这次是必然失败,而她以后又与eva毫无交集,得不得罪,又有何关系?
  
  当李欣桐和麦英奇的合同当场签署之时,eva竖起大拇指:“李小姐的敬业精神实在是让人敬佩。”
  
  手里还拿着签字笔的麦英奇一脸无奈地看着李欣桐:“李小姐,你要是想换工作的话,可以找我,我公司正缺你这样如此努力为公司挣钱的好员工。”
  
  李欣桐干笑两下,有些不好意思。
  
  午饭时间并不长,合同签好后,聊了几句,便散了场。李欣桐死活要买单,所以她最后一个离开。她小心翼翼地抱着刚刚签好的合同,两
  
  眼放光,仿佛这几张纸变成了二十万,一股激动之情油然而生,差点让她落泪。
  
  忽然有人从她手中抽走合同。李欣桐惊恐地猛一抬头,看见愤怒的苏珊。
  
  “你怎么搞的?放着大金龟不要,得罪一票人就为了这张你只能拿到一点提成的合同?”苏珊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盯着李欣桐。苏珊很了解这个表妹不是个笨蛋,可此次,是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干了一件多么蠢的事。
  
  李欣桐撇撇嘴,从苏珊手里夺回合同:“你不懂,我和麦先生不可能在一起。”
  
  “他明确说了?还是你这外貌协会的觉得他人不够英俊?”苏珊瞪着灯泡眼,语气已然接近吼了。
  
  “你知道他的合作人是谁吗?”
  
  “allen啊,长得很英俊,比麦英奇还要胜一筹。哎呀,你该不会是看上了allen吧?他可是离过婚的,而且看他和他前妻关系还不错,肯定是一时冲动才离婚,你还是别想……”
  
  没等苏珊劝完她,李欣桐抬起眼十分冷静地说:“allen是宋子
  
  墨。”
  
  “宋子墨?中文名字不错。”苏珊一时没反应过来。当李欣桐再重复一遍宋子墨的名字时,脑袋忽然死机,张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宋子墨!你暗恋三年,追了三年,在一起一年,然后他却跟比他大八岁的老女人双宿双飞的宋子墨?”
  
  苏珊没见过宋子墨,可“宋子墨”三个字早已是如雷贯耳。因为没有一个女人像李欣桐那样爱着一个叫宋子墨的男人了。李欣桐爱宋子墨,爱得痴狂,爱得固执,爱得不懂得去爱自己。
  
  李欣桐利索地把合同折叠好,放进包里。然后一脸无谓地笑笑,捏捏早已表情僵硬的苏珊的脸,哄着:“放心吧,我年纪大了,不会像以前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求他爱我。我知道,强求的爱没有好结果的。”
  
  苏珊怜悯地捧着李欣桐的脸,安慰地呢喃:“欣桐。”
  
  “这合同拿下,我能拿到二十万,足够我爸三个月的医疗费。这三个月我可以喘口气了。”李欣桐灿烂地笑了起来,眼缝弯成月牙儿,嘴角的梨窝泛起,好似因为这样灿烂的笑,阳光也跟着灿烂起来。
  
  苏珊好久没看见表妹如此卸下疲惫的笑容。拥有绝望而又不能放弃的生活,能笑一次,是难得的奢侈。
  
  李欣桐众望所归拿下了这份合同,同事们的心情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不用扣工资;难过的是,这块肥肉不是自己的。单子越大,任务也越重。玉器样式挑选是第一步。麦英奇签了两尊大型玉雕,一个摆放在公司正堂,一个摆放在总裁办公室。李欣桐要准备很多种样式打印出来,供麦英奇挑选。李欣桐想尽快拿到提成,所以她办事效率极高,下午就打印了将近一百种样式,片刻不停留,向麦英奇预约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