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3章 ###Chapter4 宴会

第3章 ###Chapter4 宴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欣桐看着宋子墨那英俊的侧脸,突然感慨,年轻时奋不顾身地去争
  取的男人,现在虽近在咫尺,却已如此力不从心。
  【1】
  睡大床的效果与小床截然不同。李欣桐一觉醒来觉得今天神清气
  爽,心情也格外晴朗了。当然,她的心情是与钱息息相关的。宋子墨给她一张无限额的黑卡,她的小额欠款全部还清了,以前的承诺她也想一一兑现。
  一天工作下来,临近下班之际,李欣桐给表姐苏珊打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苏珊似乎提不起精神。
  “表姐,你怎么了?”
  “欣桐啊!”苏珊语气萎靡,“我今天不小心把eva的贵宾得罪了,我把那位贵宾送给女友的晚礼服划破了。eva大发雷霆,让我两天内立马做一件一模一样的,要不然赔钱走人。五十万的礼服啊,我哪里赔得起?”
  “可你不是做珠宝设计的吗?怎么跨界去eva的服装行做事?”
  “服装行缺人,eva叫我过去。”
  “难怪!”李欣桐知道苏珊不是这么马虎的人,“那你这件衣服怎么处理?”
  说到这里,苏珊整个人就带哭腔了:“我刚才找了裁缝,裁缝说这件晚礼服的剪裁要求很高,没有二十年做衣服的经验,根本不行。而且这种布,只有零花布艺公司有,要特别预订。我哪里认识零花布艺的人啊,还要人家赶制,根本不可能。”
  “要不赔50万?”李欣桐觉得这是根本不能完成的任务。
  “不行。那我就不要在a市混了,以后肯定找不到工作。”
  “……”李欣桐也为表姐着急,可她根本不认识高级裁缝,零花布艺公司她也没接触过。但她不能坐视不管。在她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是表姐一直安慰她鼓励她,向她伸出援助之手。她只有试探性地找找宋子墨了。李欣桐把她的想法告诉苏珊,苏珊有点担忧地说:“那你岂不是又要欠他人情了?”
  “那你想从此没有工作吗?”
  “不想。”苏珊哭丧地说,“委屈你了,欣桐。”
  “现在别说这些,我去找他。那款衣服叫什么名字?”
  “森林之女。”
  “知道了。”
  【2】
  李欣桐有些忐忑地给宋子墨打了电话。
  “喂。”
  “是我。”
  “请讲。”
  还真不是一般客气。李欣桐深吸一口气,不想用请求的语气,她像是闲聊一般:“我看上了一款衣服,eva设计的。”
  “哪一件?”
  李欣桐知道宋子墨和eva有一定的交情,她便说:“eva服装旗下的一件晚礼服,叫森林之女。这件已经预订了,我想要一件一模一样的。”
  “eva亲手操刀的,她貌似只会做一件。”
  看来宋子墨和eva挺熟。李欣桐说:“嗯,所以我想要,就叫表姐
  帮我找eva买,谁知表姐太激动把衣服扯破了,这件衣服又已经卖给了
  别人,eva要我赔一件一模一样的还给她的顾客,那件衣服的布料必须
  在零花布艺预订才有,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电话那头传来好一阵的沉默,宋子墨说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
  你?为自己女人摆平麻烦,那是老公应该尽的职责。”
  李欣桐一怔,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当她有困难的时候,她第一个想
  到宋子墨会帮她,如此理所应当。也许他说得对,她可能把女朋友的定
  义想得太美了,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李欣桐以为宋子墨在拒绝她,没想到宋子墨说道:“衣服什么时候需要?”
  “最好明天早上。”
  “谁做衣服?”
  “还……还没找到做衣服的大师。”
  “明晚我把成品送过去。今晚我就不回家住了,记得锁好门。”
  “啊!好的。”这是李欣桐意想不到的结果,有点惊喜又有一股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他刚才明明说为她顶天是老公的职责,现在却在为她顶天,可她又太明白不过,他不会做她的老公,他只是她曾经最爱的男人,虽然又在一起了,可有些东西回不去了,比如,她就不会再憧憬他们的未来。
  李欣桐再打电话给苏珊,让苏珊放心,耐心等明天拿成品。苏珊还尚有担忧地问:“宋子墨真的能拿到一模一样的衣服?”
  “放心,他说到做到。”
  其实连李欣桐自己都不明白,她哪里来的信任,觉得宋子墨会说到做到?对宋子墨而言,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算没有完成,也不过是不能满足她的需要,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天晚上,李欣桐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最终拿起手机打给苏珊。苏珊似乎也睡不着,接起电话的时候,声音很精神,不像是被吵醒的。
  “今晚睡不着。”李欣桐略带叹息的语气。
  苏珊说:“我也是,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欣桐,你方便来我这里吗?陪我睡。”
  李欣桐也知道苏珊有多在乎这个工作,忙安慰道:“嗯,我过去陪你。”
  “快点来啊,我等你。”
  李欣桐挂断电话,收拾一下洗漱用品,穿好衣服便急急忙忙去苏珊家,陪她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李欣桐照常上班下班,傍晚五点,接到宋子墨的电话。电话里,他语气十分冷漠:“你在哪里?”
  “公司。”
  “衣服好了,你来我公司拿。你找林秘书就好。”
  李欣桐本想道声谢,宋子墨却直接挂了电话,没有给她机会。为此,李欣桐判断,宋子墨似乎不大高兴,至于原因,她觉得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怎么在意,火急火燎地赶到东岳集团,乘坐电梯来到总裁办,找到已有一面之缘的林小婉秘书。
  林小婉似乎也记得李欣桐,见到李欣桐朝她走来,毕恭毕敬地朝她半鞠躬:“李小姐,这是allen总裁让我交给你的,并且嘱咐我通知你,让你六点半在水榭楼台a71吃晚饭,请勿迟到。”
  李欣桐怔了怔,看着公事公办的林小婉,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干笑两声,点头说道:“谢谢你了,那个……宋……allen先生在办公室吗?”
  “allen总裁有事出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打他手机。”
  “哦,那没事了,你先忙,我走了。”
  “李小姐好走。”
  李欣桐觉得别扭,一向是她对别人毕恭毕敬,礼貌万分,实在不适应别人对她这样。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奴性?难怪她对宋子墨总抱有一份小小的局促,她以为这是难以介怀,原来只是打心眼里把宋子墨当上帝般的客户。
  她走出东岳集团,就给苏珊打了电话。
  “喂?”苏珊说话极其小声。
  “衣服拿到手了。”
  “真的?!”苏珊立即提高嗓子,又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降了降声音的分贝,“我那客人就在店里,我不好出去。”
  “那我送到eva的店里。”
  “真的?欣桐,你对我最好了,我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吧。”
  “行了,别贫嘴,我先挂了。”李欣桐哭笑不得,把电话挂断,直接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往eva的服装店。
  其实李欣桐很钦佩eva,她是个极为励志的女人。她家境贫寒,大学都读不起,十六岁偷渡到美国奋斗了十年,不仅拿到美国绿卡,还身家数亿。但她在美国的历史一片模糊,谁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一个未满四十岁的女人,身家数亿,涉足珠宝服装业,专门与名流淑媛交往,认识a市所有的上流人士,做媒无数。a市的人传出一句话:只要认识eva,半只脚已经踏入上流社会。可谓是风流人物。
  eva的服装店其实离宋子墨的东岳集团并不远,李欣桐因为穿了高跟鞋,不宜多走,才坐出租车过来。她刚一下车,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见里面有很多人影在晃动。苏珊的对面站了个高个子男人,离得远,李欣桐看不清长相,但从身形来说,已经符合高帅两大标准了。
  李欣桐斟酌了下,要不要现在就进去,最后还是下决心进了eva的服装店。
  李欣桐进店对上的第一双眼,竟是苏珊对面的那个高个子男人。
  他有一双很深的双眼皮。眼神不如宋子墨深邃,但很有神,眸子明亮又清澈,毫无城府的样子。他的样子很俊,只是衣着……很邋遢,与eva这样高档的服装店很格格不入。黑色长袖套头式t恤,袖子捋在手肘之上,深蓝色的牛仔裤,脚踩一双与季节不符的人字拖。
  这位是艺术家?
  【3】
  他正在看着李欣桐,且用一双带笑的眼眸死死盯着她。是的,死死的!片刻未转移过。李欣桐被他看得发毛,刻意无视他,走到苏珊旁边,把衣服递给苏珊:“你看看是这件衣服不?”
  苏珊忙不迭打开盒子,里面平躺着一件草绿色的晚礼服,过了膝盖的长度,腰间斜纹剪裁,配有中国式雕花,起到画龙点睛之妙。这件晚礼服在李欣桐眼里,并不觉得很突出,可就是这样一件晚礼服,差点让苏珊的人生脱轨。
  苏珊兴奋地转头看向她对面的男人:“宋先生,衣服好了。”
  李欣桐抬头看过去,觉得好巧,这个男人也姓宋。只是与宋子墨给人的感觉差距颇大。她第一次见到宋子墨的时候,只想到一个词语:惊为天人。那是初三的夏日,即将中考的气氛把整个教室搞得很沉闷。不爱学习的她一如既往,趴在桌上睡觉,她睡得正酣,她的同桌拼命地推搡她,嘴里花痴地喊着:“帅哥,帅哥,好漂亮的帅哥。”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睛开一条缝,迷迷糊糊地朝教室门口看去。有一双冷漠的眼眸也在看她。他站在逆光之中,挺拔的身材,白皙得过分的皮肤与周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不苟言笑,只是站在门口,冷漠地看着教室里因他的长相而兴奋的女生,还有好奇的男生。
  李欣桐虽是外貌协会的骨灰级元老,但她绝对不是花痴,也不会轻易喜欢一个人,可她真的对宋子墨一见钟情了,并且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她不喜欢别的女生觊觎宋子墨,她就想把宋子墨独自收藏起来,她一个人欣赏,一个人拥有。她从没有如此费心去追求过一个男生,下课坐在他位子旁边与他聊天,回家时明明是相反的方向也要与他同行。她表白多少次就被拒绝多少次,可她不知疲惫,只想在他的眼前打转,怕自己一旦离开他的视线,他就会注意别的女生。宋子墨曾经问她,被她爱上的男人,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她会全心全意去爱那个男人,但其占有欲会让那个男人痛不欲生。
  爱宋子墨让李欣桐深刻地明白,爱情就像流沙,攥得越紧,失去得越快。这或许就是宋子墨死活不能爱上她的缘故。
  “你好。”宋凌对李欣桐友好地打了声招呼,也顺利地召回出神的李欣桐。李欣桐怔了怔:“你好。”
  宋凌笑着问:“你是苏小姐的朋友?”
  苏珊忙不迭帮李欣桐回答:“宋先生,她是我表妹。”
  宋凌沉思了片刻,笑眯眯地看着李欣桐,话却是对苏珊说的。他说:“苏小姐,因为你把礼服弄破了,我邀请的舞伴不理我了,我今晚缺个舞伴,你得赔我一个。”
  他的目的再明白不过了。他想让李欣桐当他的舞伴。
  苏珊有些为难,可怜巴巴地望着李欣桐,眼神好似在说:欣桐,你怎么看?
  李欣桐看到宋凌灼热的目光,心里也明白,她若不答应,苏珊这道坎是过不去了。她微笑着对宋凌道:“宋先生,你看我合适吗?”
  宋凌满意地点头:“非常合适。”
  李欣桐报以微笑。她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她哪一点。论长相身材,她算不上极品。若说是随便抓个应急,作为eva的贵宾,她不相信这个男人手上没有货源。
  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她只明白,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兴趣。宋凌说今晚七点半有宴会,让她用心准备。李欣桐不明白他所谓的“用心”要到什么程度,后来才知道,是要她自答应后的下一秒到宴会开始,她必须把所有的时间花在打扮上。
  李欣桐知道,她是没时间赴宋子墨的约了。所以忐忑地打电话给宋子墨推掉这个约会。
  “为什么?”宋子墨在电话里语气很疑惑,有种不甘的情绪波动。
  “公司有点事。”李欣桐觉得有必要撒个谎,总不能说自己要和别的男人去参加晚会才放他的鸽子吧?宋子墨似乎不满意她这个理由,但并未发作,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李欣桐耸耸肩,也不在意。他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发点脾气也是应当的。
  【4】
  因时间紧迫,她也没来得及问苏珊。李欣桐很好奇宋凌的身份,一个形象如此邋遢的男人,居然带她去顶级沙龙做头发,而他也如脱胎换骨一般,从原来的“艺术家”变成富家公子哥。
  两人走出沙龙店的时候,正好有辆车停在他们面前,一辆黑色的世爵。他礼貌地打开车门,很有绅士风度。李欣桐点头微笑,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宋凌开车时,总喜欢扯扯领带,看起来领带系得不是很舒服。李欣桐问:“不习惯系领带?”
  “是啊,别扭。”
  李欣桐扑哧笑道:“看来这场宴会是不得不参加的宴会。”
  “是啊,我妈给我举办的生日派对,其实就是变相地给我介绍女朋友。”宋凌提起这事就显得有些烦。
  李欣桐也感觉到他语气的烦躁,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是扮演什么角色了。她有些想笑:“为什么拒绝你妈的好意?莫非你有女朋友了?只是门不当户不对,不敢向你妈坦白,所以才找我冒充?”
  宋凌又扯了扯领带,扫了她一眼:“哪个女孩愿意和我这个随时都没命的男人谈恋爱啊?我只是不想害无辜的女孩而已。”
  李欣桐听得不大懂:“随时没命?”
  “我是刑警。”
  李欣桐差点失态,本能地张大了嘴,宋凌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却做刑警,让人十分意外。这种富二代本已少见,如此开明的父母更是少之又少。
  “你有没有兄弟姐妹?”
  “独子。”
  “……”李欣桐抖了抖嘴,“你父母是……”
  “我妈是华东旅游的董事长。”
  “……”李欣桐完全被震撼到了。这就是第一女强人的宝贝儿子?华东旅游的董事长宋宝珠和eva被称为a市两大传奇。她们共同之处就是出身贫寒,却逆袭人生,成功转型成为名流。两人不同之处是eva成功的背后有男有女,而宋宝珠成功的背后只有男人。
  宋凌用余光扫了下李欣桐,淡然笑之:“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很瞧不起我?”
  李欣桐摇头:“干吗瞧不起你?我其实挺佩服你妈的,她有明确的目标,想要的就会努力争取,并且最后一定能得到。这种谋略,可望而不可即。”如果她有这种本事,或许就不会这么悲哀,至少不会因为宋子墨这么悲哀了。
  宋凌有些惊讶。他从小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长大。人前他们会捧他夸他,说他妈妈能干,可在人后尽是冷言冷语说他妈妈的坏话,他知道他妈妈不是个好女人,但她是个好妈妈,她爱他。
  这时宋凌的手机响了,宋凌接了电话。
  “喂?快到了。待会儿你就看到了,急什么?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别说难听的话,要不然我和她私奔去。知道了,挂了。”宋凌的语气虽然夹杂着不耐烦,但不耐烦的同时也包含着对待电话里的那人的耐心。
  李欣桐扑哧笑了起来:“你妈吧。”
  “你又知道?”
  “我以前也对我爸这样。”李欣桐笑着的同时,语气有点伤感,
  “没大没小的,即便这样,爸爸还是对我笑容满面。说到底,这世上最爱你的人,是父母。”
  “这话说得挺对。”宋凌表示认可。
  李欣桐又问:“刚才在电话里,我好像是扮演你女朋友的角色?”
  “你应该不会想临阵脱逃吧?”宋凌有些紧张地看着李欣桐。他这样害怕的表情,倒让李欣桐很惊奇。李欣桐问:“难不成你找了几个临时演员,也有临阵脱逃的?”
  “不是也有,是全部。凡是听到我妈的名字,给多少钱都不愿意。”
  “为什么?”
  宋凌有些难为情地挠挠头:“我妈要求高,看不上的会恶语相向,若是反抗,直接把人家搞得鸡犬不宁,直到放弃为止。”
  李欣桐怔了一怔:“言情小说里典型的富二代男主角的妈!”
  李欣桐这么一笑,反而让宋凌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般情况,不是要死要活地想要罢工吗?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一个笑话?宋凌觉得李欣桐特别,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看路。”李欣桐提醒他。
  宋凌把目光重新归位到前方,嘴上却对李欣桐说:“你不怕吗?”
  “你妈能把我怎样?搞我家人?我家里只有病重的老爸,远在美国;搞我工作?要这样,你就有义务帮我重新找个更好的工作。”李欣桐泰然处之,宋凌则是惊讶她这种临危不乱的气魄。
  宋凌失笑:“对了,差点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欣桐。”
  “我叫宋凌。凌晨的凌,因为我是在凌晨出生的。”
  “呃,我没法解释我的名字由来。”李欣桐十分诚恳地回答。
  “噗。”宋凌一边笑一边摇头,“你真特别。”
  她特别?嗯哼,宋子墨以前总是阴森森地看着她,语气冰冷地说:“你真特别,让我特别想死。”她的特别,让宋子墨十分讨厌。她会对一件事情特别认真特别执着著,以至于致总会钻进死胡同飞灰烟灭或者与他人同归于尽。
  【5】
  富人的生日派对,李欣桐也参加过几次,大部分是开设在自家的大别墅内。当李欣桐看着这山路十八弯,看着道路两旁一排排名车,看着有人最后不得不在半山腰停下车,步行数十分钟,来到一个花园就有几十亩的大别墅后,她才大彻大悟,她以前接触的富人其实很穷。
  灯光旖旎,俊男美女游走于偌大的花园,自己好比沧海一粟。李欣桐用手挽着宋凌,让宋凌错愕不已。李欣桐微笑:“我也可以不这么投入演出。”
  宋凌立马笑了:“别,到时候给你颁发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李欣桐笑了。
  他们来到别墅的门口,宋凌带李欣桐朝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妇人走去。大名鼎鼎的宋宝珠,李欣桐怎么会不认识?只是对面与她聊得正欢的那少妇,李欣桐也认识。真是冤家路窄。
  “妈。”宋凌喊了一声。
  宋宝珠以及木婉琳都转过视线。不出李欣桐所料,木婉琳看见李欣桐的刹那,目眦欲裂,分外眼红。李欣桐心想,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宋宝珠没看宋凌,而是以挑剔的目光注视着李欣桐。她上下打量李欣桐的着装,眼神之中未透露出任何情绪。在她审核之际,木婉琳在旁告发:“董事长,她就一个卖珠宝的,专门勾搭有钱人,贱人一个。”
  宋宝珠未表态,只是看着李欣桐。
  宋凌反而不大乐意听到木婉琳语气之中的轻蔑:“那我这个小小的刑警是不是该自行离开?”
  木婉琳有些尴尬,扯着嘴皮笑笑:“凌少,我错了。”
  宋凌没给她好脸色。
  宋宝珠走到李欣桐面前,笑得很和蔼,但语言很扎人:“姑娘凭怎样的自信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