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4章 ###Chapter3 恩赐

第4章 ###Chapter3 恩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前他就爱欺负她,李欣桐说这是喜欢她的表现,
  
  那时候他觉得是谬论。如今,他还是喜欢欺负她,惹她生气。
  
  【1】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她以为他应该早去上班了。谁想走到厨房,却见宋子墨在利索地打蛋,偶尔掀开锅盖看看正在烧水的锅。还真没有一点雇主的架子啊!居然要伺候她这个所谓的保姆?
  
  李欣桐可不好意思。她忙不迭地上前,抢过他手里的碗筷:“我来吧,你想吃什么?”
  
  宋子墨也不与她争执,依着她:“蒸蛋。”
  
  李欣桐朝他比出“ok”的手势,拿起围裙,套在身上,绑好腰绳,以一种家庭主妇的姿态,开始忙活。宋子墨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半晌,宋子墨忽然说:“你变得很能干。不再是我认识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败家女了。”
  
  李欣桐忙活的身子顿了顿,一会儿又开始忙起来:“人总会变的嘛。”
  
  “那感情呢?”
  
  “当然。感情最容易变了。”李欣桐怕自己再卑微,画蛇添足地说,“就像我啊,以前可喜欢你了,现在完全没那感觉了。”
  
  宋子墨撇撇嘴:“感情真的很容易变啊……”
  
  李欣桐不知道宋子墨是在感慨她对他的感情,还是在感慨其他感情。只是觉得,宋子墨的语气,似有些叹息。
  
  两人吃完早餐,要各自上班。李欣桐原以为能搭个顺风车,免得她挤地铁,万万没想到宋子墨就那么弃她而去了,完全不懂怜香惜玉。李欣桐觉得昨晚求她住一晚的那个可怜虫似的男人完全是她的错觉!
  
  这时候,宋子墨的车折返而来。李欣桐眼睛一亮,来不及心头欢喜,宋子墨拉下窗户,朝她摆摆手:“那晚上见,拜拜。”然后,驱车而去。
  
  李欣桐差点吐了一口血。这男人真是太恶劣了!
  
  等地铁的时候,李欣桐收到了宋子墨的短信:
  
  ——给你换了个双人床。
  
  李欣桐回:谢谢。
  
  而后再也没有短信。李欣桐看着暗暗的手机屏幕,干涩地笑笑,她在期待什么?她和宋子墨的关系早就已经结束了。
  
  电话来了。
  
  李欣桐看了下来电显示,是她表姐苏珊。她按了接听键:“喂?”
  
  “欣桐,美国那边有消息了,移植之父ann接受了你爸爸这个患者。”
  
  原本萎靡的李欣桐立即振奋起来:“真的吗?太好了。”
  
  “可是医药费又高了……欣桐,你……”
  
  “没事,只要能让爸爸挨到有人肯捐赠肾脏,再高的医疗费都愿意。”她爸爸欠了一屁股债,她不敢把他接回国,而且美国的医疗技术比国内强,尤其是移植方面。她爸爸得了尿毒症同时又有老年痴呆症,忘记了她。这算是好事吗?至少他会乖乖治病,不用去心疼她。若是以
  
  前的爸爸,宁愿死也不愿自己的宝贝女儿累得跟狗一样,为他的病付高昂的医疗费。
  
  苏珊说道:“那边的医院说,你卡里的余额不足,让你……”苏珊
  
  有些不忍心。
  
  李欣桐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快发工资了,我会及时把钱打过去的。发工资的那天,请表姐吃个饭。”
  
  “还是省点吧。”
  
  “没事,这次挣得多。”虽然遇见宋子墨不是什么好事,但起码,爸爸的医疗费有着落了……
  
  【2】
  
  李欣桐到公司的时候,王笑笑愁眉苦脸地跑向李欣桐:“欣桐,今晚我们有聚餐,晚上下班可不能单独离开哦。”
  
  “咦,今儿吹什么风?”
  
  “西北风。办公室主任地中海想独吞一条大鱼,也不怕鱼骨头卡在喉咙里吞不下。”王笑笑嘲讽起人来毫不掩饰自己的极其不爽。
  
  “哦?这次又想拉上我们陪他壮胆?”李欣桐调侃道。
  
  办公室主任早已失去民心。当初有个大单子,办公室主任叫上整个销售部去陪酒签下那个大单子,但最后拿到提成的只有他自己。从此,整个办公室一提到办公室主任,就敢怒不敢言。
  
  这次又故伎重演。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反驳。谁也不想砸了自己的饭碗,只能忍气吞声让办公室主任占便宜,自己吃哑巴亏。
  
  只是让李欣桐想不到的是……这个大单子竟然是东岳集团和华东旅游合作开发度假村这一项。
  
  包厢里有麦英奇、姜军还有大冷艳美男宋子墨。这个饭局,顿时让李欣桐颇有压力。
  
  办公室主任安排座位,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居然安排李欣桐坐在宋子墨旁边。位置坐好,办公室主任开始致辞了:“今儿能请到东岳集团的两位老总,还有华东旅游的姜总经理,真是倍感荣幸,今儿我们不醉不归啊!”
  
  办公室主任朝销售部的众位使了个眼色,众人也堆起笑容,朝三位上宾敬酒。
  
  李欣桐离宋子墨最近,只能与他碰杯。两人表现得像是初次认识一样,十分客气。王笑笑坐在麦英奇旁边,两人一见如故,聊得热火朝天。李欣桐觉得姜军一定会对她印象颇深,因为她做了他情妇的替罪羔羊,被他的老婆骂得狗血淋头。而且她还泼了他老婆一脸的酒,以木婉琳的火爆个性,不可能不和他闹。她不知道姜军是小气之人还是不拘小节之人。
  
  “欣桐啊!”姜军忽然喊她。
  
  语气似乎他们很熟?李欣桐还真不习惯这个男人这么叫她。
  
  李欣桐堆着笑容道:“姜总,有何贵干啊?”
  
  “今晚我要和你不醉不归!你害得我被我家母老虎骂得狗血淋头,你说你该不该赔罪?”
  
  李欣桐调侃道:“当然当然!谁叫我们一副金童玉女的般配样子,让嫂子误会了。我们都错了,罚酒!”
  
  “哈哈,欣桐说话就是好听,来!”姜军给李欣桐倒满一杯葡萄酒,他先干为敬,李欣桐也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当她把空空如也的酒杯放回餐桌时,姜军又站起来给她倒满,“好样的,再来。”
  
  李欣桐都想哭了。她试图找个人求救,环视桌上一圈,销售部哪个敢替她解围?办公室主任巴不得她多喝。只有与姜军平起平坐的麦英奇和宋子墨了。但看麦英奇正笑得灿然,迎合地说:“姜总好酒量!”
  
  她知道麦英奇没有指望了,于是把希望寄托在宋子墨身上。她和他坐得近,她在暗地里掐了他一下,暗示他赶紧搭救她。未料,宋子墨忽然说道:“姜总,你想把我女人灌醉,让我晚上好得逞吗?”
  
  “噗!”饭桌上凡是有喝东西的人都喷了。
  
  李欣桐一脸错愕的死死攥着酒杯,随即用眼神对宋子墨进行千刀万剐。他这狗嘴里吐出的都是些什么啊?
  
  “啊?欣桐……呃,李小姐和allen先生……”姜军已经震惊得要自打嘴巴了。
  
  李欣桐讪笑着忙摆手:“姜总,allen先生在开玩笑。”李欣桐把脸转向宋子墨,有些警示的意味,“对吧,allen先生?”
  
  宋子墨微笑:“当然,你这种庸脂俗粉,我怎么看得上?”
  
  李欣桐恨得咬牙切齿了,又艰难地掩饰着。
  
  宋子墨对餐桌上的其他人说:“我只是想告诉在座的几位美女,我连李小姐都看不上,你们就别再多想了,好好吃饭,ok?”
  
  他的话,的确很欠扁,几位一直偷窥宋子墨的女人都惨白了脸,有些不自然地夹菜掩饰尴尬。李欣桐有些哭笑不得。宋子墨一向是这种把丑话说在前头的人。大学里不知伤害了多少少女心,走入社会这么多年,老毛病还是没改过来。这话是狠狠甩了她一把,又给她含了一口糖。她是庸脂俗粉,但是是在座这些女人中的上品!
  
  真是心酸啊!
  
  气氛冰冷到极点,暖场王麦英奇站起来,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样子:“我们家美男说话一向刻薄,主要是心里有了个女神,眼里容不下其他女人了,有些小自闭,谅解这不懂事的孩子哈,来来,我作为家长赔礼道歉!”
  
  气氛就此暖了起来。姜军继续灌李欣桐的酒,李欣桐也只好抱着必死的决心,卖力奉陪。
  
  李欣桐的酒品,她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她没有真正喝醉过,所以她挺担忧自己的酒后行为。她最后的意识是自己倒在酒桌上,然后不省人事。那时她在想,终于告一段落了,其他事情她可以不用管了。等事情结束后,她便会被人叫醒,然后回家睡大觉。
  
  可当她悠悠醒转的时候,清晨的微光映入她的眼,她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宋子墨的怀里。环顾四周,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又好似家,这里是……
  
  她掀开被子,已换了睡衣。
  
  是谁给她换的?宋子墨?身子被看光光?还是发生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才换的睡衣?
  
  可是现在,她昏倒之后的事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李欣桐的动静太大,打扰了正在睡觉的宋子墨。他皱了皱眉,不悦地睁开眼,首先入眼的是李欣桐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原本准备发作的起床气,因此消失殆尽。从她昨晚喝醉胡言乱语起,他就期待着她今天的反应。
  
  昨晚李欣桐在酒桌上喝醉了,起先还好,直接倒在桌上呼呼大睡,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犹如空气。桌上的勇士继续喝酒,有些酒酣,乱了分寸,待到结束的时候,酒桌上唯一清醒的只有宋子墨。其间他不可避免地也喝了点酒,但是没有喝醉,点到为止。他招来服务员,付了款,吩咐他们找几个代驾。善后的宋子墨看着整桌的人都趴下了,独他一人清醒,有些哭笑不得。
  
  忽然,一直被当成空气的李欣桐嘟囔了一声,翻过身,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展现在宋子墨眼前。鼻子都不够她呼吸了,还张着嘴呼吸。宋子墨鲜少见到如此“囧态”的李欣桐,有些失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摸着摸着,原本流光溢彩的眼眸渐渐失了色,暗淡无光。他无奈地笑了笑,收回了手,耐心等待代驾。
  
  代驾们赶到,宋子墨吩咐他们把桌上一位位醉酒人士驮了出去。当代驾想背李欣桐的时候,宋子墨微笑表示:“这位我来。”某位代驾愣了愣,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搬其他人去了。
  
  宋子墨本来想和李欣桐去南朝二弄36号的那间公寓,可细细一想还是算了。那张床实在太小,他在家具城订的床还没送到,今晚他有公事要做,自己家比较方便。最后他决定,晚上还是住自己家。
  
  代驾开着车,清醒的宋子墨和醉酒的李欣桐在后面坐着。原本一路上还算平静,不料李欣桐反胃,猝不及防地吐了宋子墨一身。代驾善解人意地靠边停车,回身问道:“先生,需要处理一下吗?”
  
  宋子墨淡定地先扶住歪歪倒倒的李欣桐,有洁癖的他竟也毫无愠色,脱下沾有呕吐物的西服外套。他解开手腕上的衬衫纽扣,拿过李欣桐的包包,试图找面纸巾。
  
  不出所料,她还未改掉随时带纸巾的习惯。然而,他的注意力却放在她的钱包上。李欣桐所有的东西都是国际名牌,虽然大部分是高仿品,为何独独留了这么个不入眼的钱包?
  
  他有些愣怔,拿出这款很老很普通的皮质钱包,上面甚至有着幼稚的手绘画。想起他们交往一周年纪念日,她缠着他要礼物,他实在想不出,她就逼他到diy店画株四叶草给她,他照办了。这株早已不绿的四叶草,正是五年前他亲手画上去的。他们之间的交往,向来是她主动他被动;他从未放在心上,她时时放在心上。所以当他暂时离开,她就当他永远离开,果断地从他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后会无期。
  
  【3】
  
  宋子墨打开钱包,夹层中他的照片已经没有了,曾经浓情满满的钱包如今让人觉得有了冷清之意。
  
  曾经李欣桐总喜欢枕在他的腿上,开玩笑地说:“墨宝,我对你的一片真心,都能让铁树开花了,你就不能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她在他面前,总是微笑,即使是说着伤感的话。宋子墨以为他看透了她,其实从来没有看透过。她执着倔强起来,毫无转圜余地。
  
  曾经站在教学楼下高声喊着“宋子墨,我喜欢你”的李欣桐,即便被全校师生围观,也会无耻地仰起头,微笑等待着他出现,毫不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高中他转学的那天,她跷课跑到他的家里哭着鼻子不让他走,他怕妈妈回来瞧见,便随便说:“要是你考到b市大学,就答应和你交往。”当时他以为以她那样烂的成绩根本无法考上。谁知他大二那年,在新生迎新会的舞台上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依旧那样无耻地笑,仿佛他已是她的囊中之物。她为了考b市大学,复读了一年才考上。她告诉他,只要没考上,她会一直考下去,直到考上为止。因为她喜欢他,想和他交往。即使知道他心有所属,她还是会无耻地对他微笑,不发一言。
  
  他回国的那天,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却发现她完全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想起她曾经发给他的一封邮件,她说:“我不会原谅你,希望以后再也不要相见,后会无期。”
  
  她不想他出现在她的世界,他知道;她不会原谅他,她说到做到,他也知道。
  
  思绪被打断,只见酒醉后的李欣桐身子一歪,倒在他的怀里,嘟囔一句:“不喝了。难受!”
  
  宋子墨把纸巾放在她嘴边擦了擦残余的呕吐物。李欣桐忽然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略显迷离地看着宋子墨。宋子墨也停下看着她:“怎么了?”
  
  “墨宝……”
  
  宋子墨怔了怔,眼眸加深,不吭一声。
  
  李欣桐痴痴地笑了起来,从宋子墨怀里爬起来,抓起自己的包包,翻出一盒薄荷糖,倒出一粒,含在嘴里。她含得有些不耐烦,直接嚼碎,吞了下去。好似完成大工程似的,伸开手臂,双手环住宋子墨的脖颈,呵了一口气:“不臭吧?”
  
  “……”宋子墨的心“咯噔”一声。
  
  李欣桐直接把她的唇落在他的唇上。宋子墨睁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叹息一下,慢慢回应着她的热吻。他对任何事情都能很好地控制,可最后却吻得有些克制不住,若不是代驾咳嗽两声提醒他注意场合,他恐怕都要忘记自己是在车上。
  
  他禁欲实在太久了……
  
  宋子墨望着又睡着的李欣桐,不禁苦笑。她永远这样,只图自己的一时之快,从不考虑被她招惹得如此狼狈的他。
  
  到了他的家,他把她搬到床上,自己打算先去洗个澡,谁知他刚起身取衣服,李欣桐突然抱住他的手臂,不肯撒手。宋子墨试图掰开她的手,又不敢用力怕弄疼她。尝试了几次,最后放弃,只好坐在床上发呆。
  
  “爸爸……”李欣桐突然嘟囔了一句,带着弱弱的哭腔,有点伤心,又有点心酸。
  
  宋子墨怔了怔,欺身靠近她,为她盖被子。李欣桐蹭了蹭他的手臂,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嘟囔一句:“墨宝?”
  
  宋子墨沉默地看着她。如今只有她喝醉的时候,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唤他“墨宝”吧?李欣桐忍不住又喃喃低语,似在呼唤,又似在思念,嚷嚷着:“墨宝,墨宝,你为什么还是不爱我?为什么你心里只有玲可姐?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你要抛弃我?”
  
  宋子墨默默地听着她对他的控诉,漆黑如墨的眸子柔得如水般缱绻,他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似是无声的安慰。
  
  好似感受到安抚一般,李欣桐不再嘟囔,又要陷入睡眠状态,最后低落地嘟囔了一句:“墨宝,我不会原谅你,不会原谅……”
  
  安抚着她的手顿了顿,柔如水的眸子忽然凝固。他抿了抿嘴唇,叹息地说:“我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她不可能原谅他,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
  
  宋子墨实在不怎么想回忆昨晚她醉酒的情景了。他起身对惊慌失措的李欣桐道:“你再不起床,小心你的全勤奖金没有了。”
  
  这话恍如炸弹一般,李欣桐迅速弹跳起床,冲进浴室。不到一秒,李欣桐从里面打开门,探出头来,弱弱地问:“我昨天的衣服在哪里?”
  
  宋子墨淡淡地说:“送去干洗了。”
  
  “那什么时候送来?”
  
  “不知道。”
  
  李欣桐气得鼻孔冒烟,愤恨地关上门。宋子墨拿起电话打给干洗店的老板,让她晚些把衣服送过来,他很期待李欣桐到底会穿什么衣服出来。不到五分钟,李欣桐便从浴室里走出来了,她居然只穿了一件浴袍。
  
  宋子墨撇嘴一笑:“打算穿这件出门?”
  
  李欣桐对他置若罔闻,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给王笑笑打电话。
  
  “笑笑,今天我一天的打卡就交给你了,我就不去公司了。嗯,没事,我喝太多了,再睡会儿就好。拜拜!”李欣桐挂完电话,得意地看了看宋子墨。宋子墨并不惊讶,只是淡然地说:“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们公司提个建议,打卡机应该放在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里,而不是茶水间。”
  
  李欣桐一惊:“咦?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的打卡机放在茶水间?”
  
  “放在门口的话,你会这么嚣张?”
  
  “……”李欣桐知道宋子墨聪明心细,但这点事,他都能通过一两句话猜到,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她爬回床,打算继续睡一觉,顺便一扫心中的不爽。宋子墨此时是半躺半坐,他看着李欣桐如此坦然地躺在他身边,无视他的存在。这就是所谓的“熟人”,所以“熟”视无睹?
  
  宋子墨道:“你怎么不问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