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5章 ###Chapter5 此时

第5章 ###Chapter5 此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其实也有很多不舍,但“不能干的秘书”诱惑太大了。
  她想偷懒很久了,这几年一个人真的撑得很辛苦。
  【1】
  洗完澡后,宋子墨还是不肯走,理由是男女朋友在一起住不违法,于是,十分坦然地睡双人床上了。李欣桐这才反应过来,这双人床是不是买得太是时候了?
  那晚,是个十分和气的夜晚。
  第二天李欣桐醒得比宋子墨早。她轻手轻脚把被子从自己身上挪开,打算穿衣出去买个早餐。衣服穿到一半,宋子墨已然醒了,他注视着她的着装。细心如他,他发现从自己与李欣桐重逢起,李欣桐总是穿着修身包臀的职业装。宋子墨说:“把工作辞了吧。”
  李欣桐也不知是被他突然醒来吓着了,还是被他提的事给吓到了,浑身一抖,古怪地看他:“为什么?”
  宋子墨不给她理由,只是说:“我给你无限额的信用卡了,你还要这么拼命工作干什么?”
  “这是两码事,我们要是分手了,你把卡收回了,我不是又没钱了吗?”李欣桐继续系扣子,并未意识到宋子墨的脸拉了下来。宋子墨起身,李欣桐体贴地帮他拿衣服。宋子墨接过,一边穿着衬衫一边说道:“我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经常来往。”
  李欣桐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哟,你这是吃醋了?”
  宋子墨也对答如流:“应该说我这是洁癖。我不喜欢与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李欣桐眉一皱有点生气:“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行得正,我干这行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
  看着李欣桐气急败坏的样子,宋子墨耐不住扑哧笑了起来,牵着她的手,拉下她,让她坐在床上。坐在床上的李欣桐并没消气,没少拿眼瞪他。宋子墨知道李欣桐自尊心强,她这是真生气了。
  “你可以理解为我占有欲强。”宋子墨很少去解释自己的话,说这话的时候,他有点别扭,不敢去看李欣桐那张错愕的脸。这话确实让李欣桐惊讶不已,心里盘旋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她看了看宋子墨,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却也没再说话。
  两人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宋子墨才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题:“那工作别做了。”
  “那我干什么?”李欣桐退了一步问。
  宋子墨说:“待在我身边吧。”
  “……”李欣桐不大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宋子墨说:“做我秘书。”
  “你不是有个很能干的林小婉秘书吗?”
  “我还需要一个不能干的秘书。”
  “……”李欣桐死死盯着宋子墨,直接想活吞了他。这话她没觉得很入耳。宋子墨斜睨她一眼:“你有什么不满的吗?”
  李欣桐敢怒不敢言,十分违背良心地猛摇头。宋子墨见状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你去辞职吧。中午下班之前来我公司报到,我会让林秘书安排的。”
  “这么快?怎么说也要从下周一开始吧?”李欣桐并不是很反对辞职,对于推销员的工作,她纯属看在薪水高的份上。做宋子墨不能干的秘书,李欣桐其实很乐意,不能干的秘书自然不需要做有能力的活,又能拿到同等的薪水,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但是她想按照正常程序,提前一个月递交辞呈,把手头的工作全部交接完才辞职。她是个有始有终的女人,多少带点自己的原则。
  宋子墨明白她这人的性格,不用她说,直接回复她:“关于你辞职的事情,我昨晚已经打电话给你们公司的少东家花是非。他答应你跳槽。”
  李欣桐一怔,没想到她这点屁事,还要越级告备?说这事不是宋子墨预谋已久,而是昨天突发奇想,她都觉得说不过去。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有这个冲动,非要她辞职守在他身边?李欣桐想不明白,自认为读不懂宋子墨,所以也不想多想了,事已成定局,她只好老实接受:“好吧,我下午去你公司报到。但是我有个条件。”
  宋子墨挑眉,示意她但说无妨。
  李欣桐深吸一口气:“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公私分明。”
  宋子墨不说话,李欣桐耐心等他的答复。她觉得这事对宋子墨而言,一点也不难,他对她本身就没有多大的感情,而他又是个极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这点事,没道理做不到。
  “可以。”宋子墨似思考了许久,才给李欣桐答复。
  李欣桐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笑道:“那我去洗个脸,出去买早餐,你要吃什么?”
  宋子墨道:“老样子。”
  “好。”李欣桐还未起身,宋子墨却拉住了她。李欣桐不解地看了看他,不知他还要交代什么事情。宋子墨说:“你忘记了goodmorningkiss。”
  李欣桐觉得他有点可笑,无奈地在他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利索地去浴室洗脸刷牙。
  宋子墨呆呆地看着李欣桐的背影,脑袋有点疼,捏捏额角,继续穿衣。
  他们在一起虽然只有一年,但相处真的很久了。从李欣桐大一入学开始,一直追逐着宋子墨,想尽办法去讨好,送早餐是她做的第一件事。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每天变换着早餐,再从他所剩的早餐中猜测他最喜欢吃什么。他口味清淡,喜欢吃普通的刀切馒头与无糖的豆浆。后来,她每个早晨都送这样的早餐。后来在一起了,宋子墨问过她,她怎么知道他的口味?李欣桐只是扬着得意的脸,笑得很开心。她把她的方法告诉他,愣是把宋子墨呆在当场。李欣桐那会儿不知道他呆的原因,因为宋子墨那时候是真的感动了。肯为他花这样的小心思,他没遇到过第二个。
  李欣桐拎着早餐回来的时候,宋子墨已经离开了。李欣桐看着空无一人的家,被子已被他叠得整整齐齐,就像昨晚没人住过一样。李欣桐失笑,他这爱整洁的“老毛病”还是没变。当然,不辞而别的坏习惯也没变。
  李欣桐耸耸肩,自己坐在餐桌旁,啃着无味的刀切馒头,喝着有点食不下咽的无糖豆浆。她真不明白,这样的早餐,他怎么可以吃了整整四年?
  【2】
  李欣桐像往常一样上班。只是刚一到公司,就感觉氛围不对,想着自己跳槽的事情,看来已经公开了。果然,当她拿着辞呈去办公室主任那儿时,王笑笑腾地站起来,展臂横在李欣桐面前。李欣桐以为她舍不得她,像个大姐姐一样,摸摸她的头:“没事,姐姐以后常来看看你。”
  “欣桐姐,你手上的客户全给我吧。”
  “……”当时,李欣桐就受伤了,这没良心的小妮子。
  其实最不舍的是办公室主任,那个老泪纵横,差点没把李欣桐吓死。办公室主任抹了一把泪,呜咽道:“欣桐啊,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感觉没有你,我都活不了,呜呜……”
  李欣桐尴尬地站在他对面,抽了几张纸巾给他,安慰道:“要不……你去死吧。”
  办公室主任的呜咽戛然而止,扁嘴不满地娇嗔,“你这没良心的。”
  李欣桐只管傻笑。
  李欣桐在花氏珠宝算是元老级人物了,跟办公室主任同一批进来的。当初本来是李欣桐做主任的位置,但被李欣桐推辞了。因为办公室主任不能出去做业务,只能从推销员的手上抽点小提成,靠着推销员拿钱。推销员好,主任就好;推销员没钱,主任跟着没钱。自从她家道中落,她深刻体会到求人不如求己,她情愿自己赚多少是多少,也不愿饥一餐饱一餐。说到底,关系最铁的还是办公室主任。
  离开花氏的时候,办公室所有的同事跟她挥泪saygoodbye。她其实也有很多不舍,但“不能干的秘书”诱惑太大了。她想偷懒很久了,这几年一个人真的撑得很辛苦。
  李欣桐打算把从花氏带来的东西先放到家里去,然后再去宋子墨的公司报到。她站在路旁拦出租车,没站多久,一辆黑色的世爵停在她的面前。世爵车的车窗被摇下,从里面探出一头,宋凌朝李欣桐微笑着打招呼:“美女,要搭车吗?免费的哦。”
  李欣桐一怔:“这么巧?”李欣桐抬起手腕看了看她高仿的卡地亚手表,“现在貌似是上班时间,刑警先生开着名车巡逻?”
  “得,别挖苦我。我现在在休年假呢,刚刚陪朋友打高尔夫回来,又刚好在路口看见你在等车。这是缘分,懂不懂?”宋凌朝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得极为灿烂。
  李欣桐很想“切”一声,只是世爵车后面的车的司机有点不耐烦了,在鸣喇叭。宋凌说:“快点上车!你不上来,我可一直停在这里了,罚钱也不怕。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李欣桐本想拒绝,但看宋凌这非要送她的态度,不想被人群殴,硬着头皮上去了。
  李欣桐刚一上车,宋凌便问:“去哪?”
  “我家。”
  “在哪?”
  “南朝二弄36号。”
  “嗯。”宋凌一边用着导航,一边问,“看你这行头,好像是被解雇了?”
  “你怎么就不认为我是自己辞职的呢?”
  宋凌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我知道是我妈搞的鬼。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喜欢什么工作?我们刑警大队缺个文员,要不要?”
  李欣桐觉得男人都很有意思,就喜欢给女人介绍文员或者文秘。她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再者对宋凌提出的意见没有任何兴趣。她撇着嘴说:“没兴趣。我找到另一份工作了,东岳集团当总裁秘书。”
  车子明显地扭动了一下,李欣桐感觉到有一会儿的不稳。宋凌说:“他给你安排的?”
  李欣桐当然知道宋凌口中的“他”是谁了。李欣桐“嗯”了一声,宋凌没接话,狭小的空间顿时安静起来,气氛有点诡异,李欣桐便想找别的话说了。她问:“你年假多少天啊?”
  “半个月吧。”
  李欣桐说:“你应该出去旅游陶冶情操啊!我们a市可是旅游重地,要群岛有群岛,要温泉有温泉。”
  “你这是给我家公司做广告吗?是不是叫我去华东旅游旗下的旅行社看看最近的活动?”
  “啊……”李欣桐忽然意识到,宋凌家就是专门搞旅游这块的。李欣桐觉得她闲扯时不小心拍到马屁股上了。她尴尬地接他的话,“这个建议真的很好哦。”
  “再看看吧。”
  “嗯,好的。”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李欣桐决定,将沉默进行到底吧。
  目的地到达,车停了下来,李欣桐下车之前朝宋凌道了一声谢谢。宋凌说:“不打算让我上去坐坐?”
  李欣桐为难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可能在家。”
  “……”宋凌脸色刷白,讪讪笑道,“行,那你上去吧。”
  “拜拜。”李欣桐朝他挥手,转身背对他后,才敢舒一口气,没有回头,直接上了楼梯。她故意拒绝宋凌,只是不想让宋凌动别的歪脑子,也别来招惹她。她和宋凌不合适,连做朋友的必要都没有。
  坐在车上的宋凌看着李欣桐,撇了撇嘴,叹口气,倒车转方向,开向华东旅游旗下的一家旅行分社。
  【3】
  回到家,李欣桐收拾一下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也在此时,接到了宋子墨的电话。
  “在哪?”手机那头,宋子墨低沉的磁性声音让李欣桐听得十分舒服。
  李欣桐微笑着:“在家收拾东西呢。”
  “吃饭了吗?”
  “没。”
  “什么时候过来?”
  “怎么?想我了?”
  “不是,没吃饭就现在过来,一起吃饭。”
  “咱不是说好公私分明的吗?我们的奸情要是被我那些未来的同事发现怎么办?”李欣桐为他果断地说不想她的事跟他急眼了。
  宋子墨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淡淡地说:“你知道不能干的秘书工作要领是什么吗?”
  “总裁请讲。”李欣桐阴阳怪气地道。
  “服从,再服从,绝对服从。”
  “行,总裁大人,我会以光的速度飞到你身边的。”
  “很好,等你一个小时,开始计时。”
  “……”
  从此血与泪的生活要开始了……
  李欣桐准时赶到宋子墨所在地——水榭楼台。宋子墨似乎专门包了
  一个包厢,他每次都在那个包厢里。李欣桐推门进去之时,宋子墨正在点餐,见到李欣桐,微微一笑:“来得真准时,你要吃什么?”
  李欣桐坐在他的对面,笑了笑:“随你,我随便。”
  “那好。”宋子墨把菜单递给服务员,“给她来一份蛋炒饭,就这样。”
  服务员以同情的目光看着李欣桐,收好菜单离开。
  当包厢只有两人之时,李欣桐不满地说:“我又没迟到,凭什么虐待我?”
  宋子墨端起桌上的茶,呷了一口:“我哪里虐待你了?”
  “你只给我吃蛋炒饭。”李欣桐强烈谴责他。
  “那你想吃什么?”宋子墨反问。
  “……”李欣桐又回答不出来她想吃什么。这就是人的矛盾,说好了随便,当真随便了,又为太随便而愤愤不平。李欣桐缄默不语,算是无言以对,宋子墨说:“等菜上了,你再发表不满吧。”
  李欣桐嘟囔一下,没再抱怨。
  当菜都上齐之后,李欣桐知道自己错怪宋子墨了,他所点的东西全是她爱吃的。因她对海鲜过敏,所点之菜没有一个海鲜,为她避免了。
  李欣桐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咬着筷子,拿眼偷看他,见他面无表情,懦懦地说:“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我冤枉你。其实你对我挺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