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6章 ###Chapter6 生死

第6章 ###Chapter6 生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子墨在一旁看着她吃,无声地笑了笑。
  李欣桐想,在那一刻,她爱上了粽子,香软而又清甜。
  【1】
  宋子墨亲自送李欣桐到码头。时间尚早,太阳还未出,天边只露出橘红色的云彩。李欣桐一下车在晨风中就打了个冷战,天气不冷,只是从海面吹来的风有些凉,身着短袖有些许扛不住。
  宋子墨见她抱臂的模样,没好气地说:“早上不是有提醒你多穿点吗?”
  “你不知道我一向把你的话当耳边风吗?”李欣桐无懈可击地反驳他。
  的确,李欣桐很少听宋子墨的话,她是有着绝对主见又带着些许偏执的女人。
  宋子墨怎不了解她?从车子的后备厢里拿出一个包装豪华的纸袋递给她:“里面有件披肩,坐船挡风应该管用。”
  李欣桐一怔,木讷地说着谢谢。
  她的太客气并不能让宋子墨满意,宋子墨只道:“船马上开了,明天我和你会合,我先走了。”
  “是的,总裁。”李欣桐朝他鞠了鞠躬,一脸服从的正儿八经模样。宋子墨面无表情地看她,不说什么,重新坐上车,奔驰而去。李欣桐目送着他渐行渐远的车,却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直到有人在她身后轻佻地吹着口哨。李欣桐回头一看,只见宋凌倚靠在护栏上,戴一副无框褐色墨镜,穿一件白色的宽大t恤,驼色五分裤,草绿色人字拖,看样子是出海的行头。李欣桐怔了怔,朝他走去,笑问:“刑警同志这是要出海抓海盗么?”
  “接受了某人的建议,利用年假去旅行。”
  李欣桐莞尔,看着宋凌笑眯眯的样子:“你今天很开心吗?”
  “刚开始挺难过的,现在自我治愈了一下,变开心了。”
  “这话怎么讲?”李欣桐颇为好奇。
  宋凌摘掉墨镜,一脸笑意地问:“你喜欢他,是吗?东岳集团的allen。”
  李欣桐怔了一下,偏过头笑着答:“喜欢是一种心情,爱是一种感情。我心情好的话,的确很喜欢他。”
  “他对你挺好的,我刚才看见了。”宋凌说这话时语气轻柔又显得有些沉。
  李欣桐连忙否决:“那是你没见着他对我不好的一面。”
  “指的是这个?”宋凌指了指李欣桐脖子上还能看得清楚的吻痕。李欣桐自然没发现,她早上起得匆忙,没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宋凌指着她的脖子,她还是一脸茫然地去摸,以为脖子上有什么东西。
  宋凌笑了笑,没直接说。这时候轮船发出“呜呜”的声音,提醒乘客可以上船了。
  他们的位置不在一起,李欣桐坐在自己该坐的位置,宋凌则坐在他不该坐的位置,就是李欣桐的旁边。李欣桐还没来得及问他这样合适不合适,这位置的主人便要求宋凌离开这个座位。
  宋凌掏出刑警证件,一脸正经地说:“我们正在查一个案子,需要这个位置监视犯人。”然后把自己的票递给他,“你去坐这个位置吧。”
  那人眼带异样瞥了眼李欣桐后,非常服从地离开了。李欣桐没好脸色地看着宋凌:“滥用职权。”
  “长路漫漫,你不觉得很无聊吗?我一大美男免费陪你聊天嘛。”
  李欣桐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后靠在座椅背上:“不好意思,我要补个觉。”她完全不理宋凌的反对,自行睡觉去了。
  李欣桐是自然醒来的,而且她感觉到自己的肩有些沉,扭头一看,只见宋凌歪着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
  李欣桐没仔细看过宋凌的五官。在这一刻,她突然认真地看了看,或许是她也喜欢欣赏帅哥,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宋凌是宋子墨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们长得并不像。宋凌是外双圆杏眼,鼻上肉饱满,嘴唇不薄不厚。宋子墨则是内双凤眼,鼻梁高挺,嘴唇微薄。宋子墨是少女漫画中的酷型高富帅男主角,宋凌倒是有点像少女漫画中的女主角。
  很难拼凑,他们是兄弟。
  或许是有大浪打过来,船忽然不稳,大幅度摆动了一下,宋凌的头也从李欣桐的肩膀上滚了滚,他惊醒地坐正,见李欣桐正在看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你醒了啊?”
  “趁着我睡觉,吃我豆腐,这个账怎么算?”
  “大不了让你也吃一回我的豆腐。”
  “做梦。”
  没过多久,南海群岛的主岛屿到了。虽然南海群岛在a市鼎鼎有名,作为a市土生土长的李欣桐反而还是第一次来。热烈的阳光、湛蓝的海水、香艳的比基尼、激情的沙滩排球……这一系列的元素,让李欣桐身上沉静了许久的激情顿时激活起来,有点跃跃欲试。
  宋凌问:“你预订的酒店是哪家?”
  “怎么?”
  宋凌笑道:“要是没预定,去华东旅游旗下的五星级酒店吧,免费。我是刷脸的。”
  李欣桐其实很想猛点头,但一想到宋子墨的嘱咐,只好猛摇头。宋凌不解:“看不上?”
  “不是,我得住农家乐。”
  宋凌有些哭笑不得:“有豪华大酒店不住,住渔民家里?你真特别。不过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我也住一回好了。”
  李欣桐抖抖嘴角,一脸鄙夷地看着他。
  南海群岛是旅游重地,但都是商人赚钱,这里本地的渔民并不富裕,李欣桐找了好多家,条件都很艰苦,空调没有也就算了,洗澡的地方居然是室外!这样的天气里,不洗澡,绝对无法入眠。
  太阳高照,李欣桐顶着烈日挨家挨户地找,体力不支,大口地喘气。从头到尾,一直跟在李欣桐身后的宋凌脸不红心不跳完全没感觉到疲劳。他说:“我看你也别挣扎了,这里的条件都一样,随便找一家和蔼的渔民家住下吧。”
  李欣桐也不挣扎了,对于宋子墨这种要住渔民家的心态表示要等他明天来商榷一下。这不叫旅游散心,这叫没事找罪受。李欣桐最后找了一家只有奶奶和孙女的渔民家里。
  千挑万选为什么找这一家,是因为这家没男人,她今晚一人住有安全感,而且这家只提供一间客房,断了宋凌想一起住渔民家的路。被她抛弃的宋凌十分不满,觉得她这叫作过河拆桥。李欣桐假惺惺地怜悯他:“我这叫作怜香惜玉,我这是怕你受苦,让你回到五星级的大酒店享受,别跟我受罪。”
  “那真是谢谢你了。害得我想以身相许了。”宋凌白她一眼,语气不善,但离开之前,还是关心地叮嘱了一下出门在外提防的事。
  看着宋凌远去的背影,李欣桐有点后悔如此刻意又迫切地想与宋凌拉开距离。
  这个男人,或许挺好的。
  【2】
  李欣桐住的这家渔民居所姓张,李欣桐只知道小姑娘叫张静,是个很腼腆的小女生。今年十二岁,读初一。她很懂事,知道李欣桐定下来住她这里,主动帮她铺被子,打扫她的房间。
  李欣桐想帮忙,张静摇头制止,死活不肯。李欣桐很无奈:“我这人很随和的,别对我这么客气。”
  张静一脸认真地说:“我们收了钱,就要做到全方位的服务。”
  李欣桐无奈,只好坐在客厅看奶奶包粽子,可现在离端午节还有一个月,李欣桐不解地问:“奶奶,现在包粽子是不是太早了?”
  “我们包粽子不是为了节日,而是为了省事。”
  李欣桐不解,奶奶继续解释:“小静平时上学,她妈到城里打工去了,平时我也要起早摸黑地拿鱼出去卖,小静就没早餐吃了。粽子保质期长,不容易坏,而且吃得饱。”
  “可是早上吃粽子对胃不好。”
  奶奶一听,脸色变了变,最后无奈地笑道:“那也没办法,没条件啊。”
  奶奶的这番话让李欣桐想到了她爸爸李靖桂。在李欣桐的记忆里是没有妈妈的,是她爸爸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她出生那会儿,李靖桂已经有了个小厂,但处于刚起步阶段,李靖桂很辛苦,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后来花了大笔钱请了个保姆带她,但那保姆很喜欢偷懒,反正李靖桂经常不在家,而那时候李欣桐又小,她就专门做糯米卤饭,好吃耐饿,又不容易坏。
  李欣桐小时候也没吃出什么毛病,但这事被偶尔路过家门,打算进家里看看她的李靖桂瞧见了。李靖桂当场暴跳如雷,严词骂了保姆并且当场解雇了她。从此,李欣桐每天都能吃上营养又丰富的膳食。无论李靖桂有多忙,总会赶到家里亲自下厨,亲力亲为。
  李靖桂很宠很宠李欣桐,年少的李欣桐不懂事,总惹他生气。如今长大了,李欣桐想孝顺,却来不及了。一想到在美国治疗的爸爸,李欣桐就红了眼。
  “李小姐一个人来南海群岛吗?”奶奶问。
  李欣桐笑道:“没有,和一个朋友。”
  “中午的那帅小伙?”
  “不是,还有一个。”
  “哦。”奶奶笑呵呵地说,“我们南海群岛有很多特色小岛,化石岛啦,琥珀岛,还有最著名的蔷薇花海,你都可以去看看。”
  李欣桐不是浪漫主义者,对享誉国内外的蔷薇花海没什么兴趣,反而对琥珀岛很有感觉。她忙不迭问:“琥珀岛对外开放吗?”
  “当然,但是参观的人不多,没有什么船过去。而且岛上唯一的餐饮店也关门了,我劝你去人流量最多的蔷薇花海吧,真的很美。”尽管奶奶如此力荐,但李欣桐的兴趣依旧在琥珀岛上。
  琥珀岛顾名思义,有琥珀的地方。琥珀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双栖蝶化成的。两只蝴蝶停在树枝上,凝固成琥珀,至死不渝。鲜活的爱情,保存至今,让代代世人去见证。
  李欣桐很有兴趣,所以她仅仅怀揣着一只手机,就去游艇俱乐部取了游艇,打算独自出海。在她出海之前,她接到了宋凌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宋凌似乎很兴奋:“你在哪?”
  李欣桐一边开游艇一边对宋凌说道:“出海。”
  “啊?你出什么海?”
  “我要去琥珀岛看看。”
  “那里好玩吗?”
  “不知道呢,打算去看看。也……”李欣桐还没说完,手机就忙音了。她拿到面前看了看,原来是没信号了。这一晃眼的工夫,她已经离海岸那么远了?还是这里信号不是很好?李欣桐也没多想,收好手机,继续航海。
  女人会开游艇是一件时髦的事情。李欣桐学开游艇纯属因为她大学里好友“三贱客”之一,叶微因。她奉子成婚,早早嫁入豪门,想出海吹吹海风。游艇是有,可没驾驶员啊,怎么办?她以大肚婆为借口不去学,所以她这位大闲人就学了,反正高额的学费都由富太太叶微因支付。
  李欣桐通过导航系统,顺利地来到琥珀岛,这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的岛了,放眼看去,也不过一千平米大小,观赏的只有那棵百年榕树的树枝上的双栖蝶。在大榕树旁边有小房子,是一家关了门的餐饮店。李欣桐想,这家餐饮店的老板其实挺厚道的,店是关了,却在门口放着一
  把椅子,想必是给游客坐着休息用的。李欣桐确实有点累了,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大榕树,天空有大朵大朵乌云拂过。
  李欣桐一怔,乌云?她没看错,是乌云。她条件反射地想起身立即回主岛。还没起身完毕,倾盆大雨哗哗而下。李欣桐迅速躲在小屋的屋檐之下,拿出手机想寻求帮助。这一看,脑袋彻底炸开了。没有任何信号!李欣桐哑然失色,手机上有条未读短信,是宋子墨两个小时之前发
  来的。他说他会提前来南海群岛,今晚与她一起过夜。
  “轰隆”一声炸雷,李欣桐惊得将手机掉在地上,她连忙拾起,又来了一道闪电。不过片刻,大风刮来,李欣桐险些没站稳。这下,李欣桐有点害怕了,不会来个海啸把她卷跑吧?
  雨越下越大,风越来越急,李欣桐浑身早被雨水淋个通透。又是雷鸣又是闪电,李欣桐很害怕,她必须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要不然会被雷劈。豆大的琥珀岛只有一间餐饮店,门还关着……
  李欣桐拿起椅子,往窗户上砸。玻璃飞溅,有些刮伤了李欣桐。李欣桐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想赶紧躲进去。她撩起长裙,从窗户口爬了进去。借着外面微乎其微的光,李欣桐找到灯的开关,不幸中的万幸,有电。
  餐饮店很小,四五张桌子,一间简陋的厨房。李欣桐没指望能有食物,但此时的她因被冷雨淋了,有点冷。她坐在椅子上,双手抱住自己,不让体温流失。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很大,四周泛起的雾气让外头显得扑朔迷离。李欣桐掏出手机,甩了甩上面的水,期盼着手机能有信
  号。
  希望却再一次破灭。
  她不知道这雨要下到多久……
  她一直等一直等,等到睡着了。当她醒来之时,是晚上十一点多,外面还下着滂沱大雨。一个人待在荒无人烟的岛屿上,外面漆黑一片,偶有雷鸣闪电,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李欣桐紧抿着唇,极力控制自己快要哭出的眼泪,不断做心里暗示,不要怕不要怕……
  当听到敲门声之后,她更是崩溃,失声尖叫。
  “桐桐。”有人在喊她。
  李欣桐一怔,听到宋子墨的声音,她立即打开门,见淋成落汤鸡的宋子墨,一直努力不落的泪水瞬间决堤,抱着宋子墨哇哇大哭。宋子墨抱着李欣桐,拍拍她的肩膀,无奈又怜惜地安慰:“都多大了,还哭鼻子,你真好意思。”
  李欣桐只管哭,完全不懂得节制。
  终于哭得差不多了,李欣桐才离开宋子墨的怀抱,看着他背后漆黑一片,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刚上南海群岛的主岛不到三分钟,就下大雨了。然后看见宋凌找路边的警察报警,说有个傻逼独自一人去琥珀岛了。我本来想,这不关我的事,我身边没这样的傻逼。结果宋凌看见我,告诉我,那个傻逼就是你。”
  李欣桐吸吸鼻子,沉默一会儿:“下这么大的雨,乘船安全吗?”
  “警务人员已经禁止船员出海,你说安全吗?”
  “那你怎么来的?”
  “用钱要了一艘快艇,‘偷渡’过来的。”
  “……”李欣桐实在没话说,她不知道该夸他有情有义,还是骂他傻逼。她只能以手去擦宋子墨脸上的雨水:“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烧杯水。”李欣桐走到厨房,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水龙头,只有一个大桶。大桶里有水,只是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
  李欣桐忽然觉得很沮丧。
  宋子墨却把一瓶矿泉水递给失落的她。李欣桐猛地抬头,只见宋子墨的旁边有个大背包,背包里都是食物。宋子墨说:“这雨据说要下个两天三夜。我当时在想,我要是不来,你肯定得饿死了。”
  “那你还有没有想到,你要是敢来,说不定得淹死?”
  “我这不是赌赢了吗?我们都死不了。”宋子墨从背包里拿出粽子,递给她。
  李欣桐一怔。宋子墨说:“吃这个不容易饿。”
  “你不知道晚上吃粽子对胃不好吗?”
  宋子墨愣了愣,本想收回去,李欣桐却夺了过去,拆开粽叶,就着矿泉水,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宋子墨在一旁看着她吃,无声地笑了笑。李欣桐想,在那一刻,她爱上了粽子,香软而又清甜。
  她看着站在对面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宋子墨,她觉得他是那般英俊迷人,让她为之着迷。
  【3】
  餐厅里没有任何娱乐设施,说实在的,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长时间。最终反而是宋子墨开腔打破僵局:“那个富二代怎么会在这里?”
  李欣桐怔了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凑巧他也来旅行。”
  “还真是巧。”宋子墨嘀咕了一下,让李欣桐觉得他因此而不爽。
  这是自然的,破坏他家庭的孩子,即使有血缘关系,他也一样看宋凌不爽。李欣桐不想让宋子墨更加不爽,所以故意岔开话题,问道:“伯母身体怎么样?”
  宋子墨显然料不到李欣桐会突然问这事,他撇了撇嘴,笑得挺表面的:“做了移植手术,头几年有些排斥,现在好很多了。”
  “那挺好的。”李欣桐笑了笑,得知记忆之中那个脸色从未红润过的慈祥母亲现在安好,由衷地开心。当年她追宋子墨那会,要不是宋妈妈助她一臂之力,宋子墨不会那么轻易妥协尝试着和她交往。
  “你爸爸怎么也得了尿毒症?”宋子墨觉得人生真是一出狗血剧,他妈妈刚刚脱离尿毒症的病魔,没想到李欣桐的爸爸也得了同样的病。
  “可能憋尿给憋的吧。”李欣桐完全以开玩笑的语气跟宋子墨说。
  宋子墨有些哭笑不得:“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医疗水平一流,而且器官来源广,你爸爸总有一天会等到器官的。”
  李欣桐反而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爸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她忽然又想到什么,恍然大悟,“我忘记了,你查过我。是不是觉得我挺能干的,能把我爸爸送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宋子墨笑而不语。
  李欣桐说:“不过我感谢上苍,让我爸爸得了重病的同时,也得了老年痴呆症,不知道我是谁,不会再去心疼我。只管安安心心地治病,
  让我少了点担忧。”
  宋子墨伸出手臂,揽着她的肩膀,在她肩膀上拍了拍,算是无声的安慰。
  这样的气氛,这样的地方,除了聊天,真的没别的事情可干。李欣桐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豁然开朗,以朋友自居,忽然八卦地问:“对了,你怎么和玲可姐离婚了?”
  宋子墨一怔,仔仔细细地看着她,发觉她双眸闪烁,是以极真诚的态度在问他。可宋子墨极其不喜欢她这种真诚的态度,他厌烦焦躁地蹙了蹙眉:“这事你不用管。”
  李欣桐感觉自己从高楼**,摔得很疼。她以为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了,没想到他还是不喜欢她,不愿意和她太过亲近,他们两颗心的距离一直很遥远。李欣桐十分不满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在关心你啊。我这不是希望你和玲可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吗?不想这段感人肺腑的爱情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宋子墨的脸立即阴沉下来,自嘲地说:“你就这么希望我和玲可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可不是?”李欣桐干脆利落地朝他笑眯眯。
  宋子墨不再说话,他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喝了几口水,又拧紧塑料瓶盖,把矿泉水放在桌旁。李欣桐一步步看着他的动作,以为他要开始说话了,谁知宋子墨没有开口,而是站起来走至窗边看大雨滂沱。
  李欣桐歪着脖子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宋子墨给她最多的就是背影。她曾经努力去奔跑,希望能靠近他,可她始终到达不了。因为宋子墨的正面一直是留给贾玲可的。她看了一次又一次的背影,久而久之也习惯了他的背影。
  他是她无法抵达的岸,她永远到达不了,永远奢望不了的奢侈品。
  李欣桐任由他站在窗边看雨,自己掏出手机无聊地玩着消除方块游戏。她玩游戏很容易着迷,所以直接忽略了宋子墨,以至于宋子墨站在她旁边看她玩游戏,她都不知道。
  “打这个……”宋子墨看着着急,伸手想帮她一把。太过入迷的李欣桐腾地跳起来,吓得不轻。
  于是宋子墨接着她的局继续打。李欣桐嘟着嘴,不满地看着他:“你没有手机啊!”
  “我会下这幼稚游戏?”
  “那我玩什么?”
  “等我gameover,就还给你。”
  李欣桐扁着嘴,即使有十分的不满,也原谅他了。正在情伤的小伙刚受到自己言语的刺激,需要找个东西冷静冷静,显然宋子墨正在靠游戏麻醉自己,她现在不该打扰他。觉得自己十分善良的李欣桐则趴在桌上,漫无目标地四处张望,实在太过无聊,眼皮开始下垂,最后慢慢地闭上,找周公去了。
  梦里她梦见宋子墨破了她的纪录,然后微笑地吻了她。他的唇湿湿的、软软的、温温的。
  【4】
  李欣桐第二天一大早就醒来了。外面依旧下着大雨,敲打着松软的泥土,闷闷的。李欣桐看着同样趴在桌上睡觉的宋子墨,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觉得,他怎么看,都是个漂亮的男人。
  宋子墨右手旁边是李欣桐的手机,她拿起来打开昨天的游戏,惊愕地发现宋子墨已经破了她的纪录。昨儿那个梦还真是准,至于有没有吻她,李欣桐不抱希望,宋子墨不是那么喜欢和她亲昵的人。
  李欣桐在背包里找吃的当早餐。宋子墨带得最多的就是矿泉水,然后是一堆粽子,外加几包压缩饼干。这让李欣桐很郁闷,但又理解他。毕竟事发突然,对吃的无要求,而且宋子墨又是个不爱吃零食的男人,更不会将大包小包的零食放进背包里了。
  她撕开一包压缩饼干,就着矿泉水开始啃了起来。吃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宋子墨醒了,他微笑地看着她:“醒了?”
  李欣桐点头。
  宋子墨慢慢地靠近她。李欣桐有点僵硬,不知所措。只见宋子墨凑到她的胸前,一手握住李欣桐拿压缩饼干的手,把她手里的压缩饼干送到自己的嘴里。李欣桐知道他的企图,哭笑不得:“干吗要吃我的?里面还有呢。”
  宋子墨一脸笑意:“想和你接吻,但没刷牙,只好间接和你接吻了。”
  “……”李欣桐觉得宋子墨这人特别不要脸,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幸亏他心里有此生的最爱了,要不然一定是个情圣,骗死姑娘不偿命。
  宋子墨吃完压缩饼干,侧头往窗外看了看,叹了口气:“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谁知道,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宋子墨正在纠结要怎么打发时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有人在吗?”
  李欣桐与宋子墨眼眸一亮。李欣桐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餐厅的大门,朝外头的救援大队招手:“我们在这里。”从远处有一人朝李欣桐狂奔而来。当那人离李欣桐近了些,李欣桐才看清楚来人。
  宋凌?
  宋凌一把抓住李欣桐,担忧地上看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李欣桐怔了怔,摇头。
  “那就好。吓坏了吧?”
  李欣桐还来不及回答她,宋凌的脸色立马变了,因为他看见从餐厅里面走出来的宋子墨。宋子墨的表情一直淡淡的,看见宋凌也是礼貌地笑了笑,他的手很自然地搭在李欣桐的肩膀上。
  李欣桐似乎感觉到了一旁宋子墨周身散发的寒意。他能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毫无疑问,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他视为仇人的弟弟。明眼人都能看出宋凌待李欣桐很好,也很担心她。虽然李欣桐不确定宋凌到底有没有喜欢她,但至少不把她当作人生的过客了。现在的宋子墨显然是向宋凌示威,李欣桐是他的人。
  李欣桐觉得自己处于极其尴尬的位置。她连忙打破僵局,对宋凌身后的救援大队说道:“哎呀,果然对得起纳税人的钱啊,如此奋不顾身地来救我。”
  其中一名救援人员说:“橙色警报已经过了,第一时间救人是本分。宋先生说,他想为你收尸,所以也过来了。”
  李欣桐的笑容瞬间僵硬,用危险的目光朝宋凌扫射过去。宋凌笑得很开心,不予解释。
  “只是报告上说,琥珀岛上只有一人,这位先生……”救援人员好奇地看着好似与李欣桐很亲密的宋子墨。宋子墨斜睨李欣桐一眼:“我以为她死了,我是来殉情的。”
  “……”众默。
  李欣桐只想仰天长啸,这都是些什么男人啊!
  【5】
  回到南海群岛的主岛,李欣桐已经淋成落汤鸡了。在归途之中,李欣桐忽然很佩服宋子墨舍身来救她的勇气。船摇晃得厉害,不好把握方向不说,导航经常受到干扰,加之当头淋雨,心理承受能力不高的人,想直接跳海的心都有了。显然,李欣桐就是玻璃心人士。
  本来李欣桐帮宋子墨订了渔民的房间,但因渔民的浴室多为露天浴室,下雨天在露天浴室洗澡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所以宋子墨带李欣桐去酒店开房了。毫无疑问,只开了一间。
  李欣桐先于宋子墨洗澡。她进浴室,看见里面是浴缸式,心生一个玩笑。她从浴室门口探出头,对外面的宋子墨说:“要不要洗鸳鸯浴?”
  宋子墨侧过头,眯着眼看她。李欣桐嘻嘻笑了两下,抖抖眉毛:“鸳鸯戏水哦。”
  “你想?”宋子墨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李欣桐笑得很贱:“做梦。”然后啪的一声把门关了。
  不久,李欣桐一边抹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浴室。宋子墨正在看电脑,李欣桐不看都知道,宋子墨肯定又在处理公务。李欣桐说:“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宋子墨招呼李欣桐过来:“你过来下,看看这个提案。”
  李欣桐便走到他跟前,俯身看电脑。
  电脑屏幕上是一张度假村的修建图。布局很大,几乎涵盖了整个主岛。重建高星级大酒店,设有全方面服务,游艇俱乐部扩充,娱乐项目增多,甚至还有明星演唱会和多人婚礼的活动。
  “不错。”李欣桐发表自己的看法。
  宋子墨说:“你不觉得很一般?”
  “大部分的度假村都这样。”
  宋子墨皱了皱眉。李欣桐看他忧虑的样子,伸手帮他解开衬衫的扣子:“现在不要想这么多,你先去洗个澡,等全身舒服了再想工作的事情,ok?”
  宋子墨面带笑容地看着李欣桐帮他宽衣。宋子墨说:“为什么你那么喜欢脱我衣服?”
  李欣桐解扣子的手停了下来。她抬眼古怪地看着他:“你秀色可餐不行吗?”
  “行。”宋子墨继续笑。
  李欣桐不满他这得意的样子,双手推开他:“你洗澡去吧,我昨天没睡好,我先睡觉了。”无视宋子墨的情绪,李欣桐直接倒在床上,裹紧被子,蒙头大睡。
  宋子墨看她这样,也不说什么,径自去浴室洗澡。
  李欣桐听见蓬蓬头的水稀疏落在瓷砖上的声音。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就知道宋子墨是淋浴。宋子墨曾说过,除了自家的浴缸,在外他只淋浴。她说他洁癖,他就强调这只是讲究卫生。
  稀疏声没有了,李欣桐知道宋子墨洗澡洗好了。她立马闭上眼睛假寐。很快她就听见浴室开门的声音,一股沐浴露的清香飘到她的鼻子里,闻起来挺舒服的。她想,宋子墨该会继续坐在电脑旁办公吧?她试探地微睁开眼,只见宋子墨当着她的面脱下浴袍,露出精壮的身材。
  李欣桐吓得猛一睁眼:“你要干吗?”
  宋子墨只是笑,然后高大的身子朝她扑来……
  【6】
  李欣桐从未看过海边日出。她本想一睹美景,奈何宋子墨太卖力了,折腾得她很累,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十点钟左右。宋子墨依旧精神饱满,早就爬起来坐在电脑旁专心致志地看度假村企划案。
  李欣桐提被护着胸坐起,她靠在床上,对不远处工作的宋子墨说:“我想看日出。”
  宋子墨停下手中的活,抬眼看过去,皱了皱眉:“现在?”
  李欣桐一脸黑线:“现在哪里看得到?我只是把我的想法告诉你。”
  “好想法。”宋子墨认同了她,又继续看电脑。
  李欣桐无趣地叹了口气,又躺回床上翻来覆去打算继续睡觉,但她的睡眠真心饱了,她根本睡不着。她腾地坐起来,干脆利落地穿上衣服,独自出了门。
  她的一系列动作宋子墨都看在眼里,但他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李欣桐也没指望他能做什么,她和宋子墨虽然是正常男女朋友,但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她再清楚不过了。他不会顾及她的感受,而她也不想揣测他的想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