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7章 ###Chapter7 吃醋

第7章 ###Chapter7 吃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欣桐傻傻地看着宋子墨的背影,由衷地感慨,
  像宋子墨这样的绝色男人,温柔起来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啊。
  【1】
  奶奶被诊断为小腿骨折。诊所治疗能力有限,医生建议去a市。但是这大半夜的,轮渡早就停了,要等到明早的六点半才有。治疗不等人,宋子墨当机立断,直接开游艇过去。
  李欣桐本想自告奋勇当驾驶员,结果发现宋子墨那驾驶技术比她娴熟多了,她顿时就感觉自己越缩越渺小,宋子墨越来越高大。这男人的步伐能不能不要这么快?从她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她就不停地朝他看齐,可始终赶不上他的步伐。
  一切安排妥当,张静坚持要在医院陪奶奶,他们两人也就依了这个孝顺懂事的孙女。李欣桐和宋子墨则直接回家,不过不是回李欣桐的家,而是宋子墨的家。
  李欣桐来宋子墨的家的次数并不多,屈指可数。其实她觉得宋子墨有别于其他有钱的老板。那些有钱的老板大多住在别墅或者像宋凌家一样,住在山上。她相信以宋子墨现在的身家,买一栋别墅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但宋子墨没买,他选择住高层大厦,房子很大,装修朴实不失大气,是条件好的人所住的地方,但对于大老板宋子墨,总觉得有点不搭。李欣桐细想起来,就豁然开朗了。宋子墨因工作待在a市,不会长久居住,买个别墅也没必要,随便找个舒适的地方就行。这就好比宋子墨对待她的态度,她只是一时的,选上她,只因为他们很熟,不需要浪费时间磨合,他早晚要离开。
  两人刚到家,宋子墨便走到吧台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几口。李欣桐则是直接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问他:“今天怎么来你家?”
  “没为什么。”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李欣桐无话可说。本来这就是个蠢问题,宋子墨想怎样就怎样,她哪里管得着?李欣桐无趣地撇了撇嘴,叹了口气,本想找遥控器看电视,谁知看见沙发的另一头有个女士包包。李欣桐好奇地拿起来一看,好家伙,正宗名牌货。李欣桐咧着嘴高兴地笑了起来。这包肯定是宋子墨买给她的。那么突然来他家的理由也瞬间出来。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李欣桐放下包包,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站在吧台喝水的宋子墨,甜蜜地说:“谢谢。”
  宋子墨怔了怔,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说谢谢?”
  “还装蒜。”李欣桐掐了掐他的腰身,发现宋子墨腰上的肉不是一般的硬,真没想到他体质这么好!
  宋子墨见好就收,也不管她突然撒娇是为什么,他只管受宠若惊,他说:“那你有什么表示?”
  李欣桐想都没想,不规矩的手从他的腰际慢慢下滑……
  宋子墨抓住她的手,转身面对她,搂着她的腰,直接吻了上去。
  他把李欣桐紧紧地挤在吧台的角落里,不小心碰了上面的杯子,杯子着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静静站了一会儿,就听见卧房有开门的声音,随后是个女人的声音:“是子墨吗?”
  李欣桐一下子就辨认出是贾玲可的声音。她怔了怔,看了看同样发呆的宋子墨。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松开搂着李欣桐的手,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已然走出来的贾玲可。
  贾玲可看着这样的情景,似乎也预料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但没有离开的意思。
  宋子墨走到她面前问:“你怎么来了?”
  贾玲可看了看正在整理衣衫的李欣桐,朝宋子墨暧昧说一句:“难道你不希望我来?”
  宋子墨失笑:“你应该知道,我到底有多欢迎你。”
  贾玲可朝他迈了两步,轻轻搂着他的腰,微笑说道:“我很想你,伯母也是。”
  宋子墨抱了抱她:“过些日子,我会回美国的。”
  仿佛是局外人的李欣桐就这样冷眼看着如此感人肺腑的团聚。就像多年前,从美国来的贾玲可出现在她面前,而当时已是她男友的宋子墨,毫无顾忌地接受贾玲可美国式的拥抱,并且眼神温柔。那个时候的她,就像一只斗鸡,竖起全身的毛,把宋子墨拽回自己的怀里,并庄重地宣布,他是我的男朋友。现在,李欣桐觉得当时的自己有多幼稚,并且此时的她没资格把宋子墨拽回来。
  “你们聊,我先回去了。”李欣桐忽然开口。
  还在打招呼的宋子墨刚一转身,就见李欣桐朝他眨了眨眼,好似在鼓励他,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她的大度识体,让宋子墨深深地蹙了眉。李欣桐像逃命般离开了,宋子墨没有追过去。
  贾玲可沉默地看着,当屋内只剩下她和宋子墨后,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如善解人意的姐姐:“她变了。”
  宋子墨认真地看着她。
  贾玲可说:“以前的她很紧张你,对你占有欲很强。她虽然对我很礼貌,但眼里充满了防备与敌意。现在的她,如此大度,好像巴不得把你往外送出去。”
  宋子墨沉默了片刻,最终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她不爱了。”
  贾玲可怔了怔,宋子墨却转移话题:“对了,何时下的飞机?你也不给我打电话,我好去接你。”
  “我可是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只是你没接而已。”
  宋子墨愣了下,掏出手机一看,这才发现他的手机里有三四个未接电话。宋子墨说:“肚子饿吗?”
  “嗯。快十多个小时没进食了。”
  “走,出去吃。”
  “好。”
  【2】
  李欣桐一人游荡在大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的大街,来往的行人,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人。她忽然觉得很寂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空洞,一直吸纳着她的呼吸,让她觉得呼吸都很痛。
  她不知道去哪,她不想回家,她害怕回家空无一人。她拿出手机本来想打给表姐苏珊,电话里传来的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李欣桐当时很想给她充个十块钱,然后骂完十块钱的电话费。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没这个心情。能聊得上知心话的只有表姐以及她的两个闺蜜席庆诺和叶微因。可现在实在太晚了,除了表姐,两位闺蜜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只剩下她,形单影只。
  有那么一瞬间,李欣桐想结婚了。宋子墨回国给她制造了一场虚幻的美好,又摔碎了它,她却仍然迷恋。
  她滚动着手机里的通讯录,全是一些只能静静躺在通讯录里的号码,没一个她能拨出去的。当她看见“富二代凌”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想了很久,她终于决定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宋凌接得很慢,他的语速也慢,像是被她的电话吵醒了。
  “你还在南海群岛吗?”
  “嗯,又要陪你去看日出?”
  “我……我现在在a市了,一个人有点闷闷的,想找人出来玩,我以为你也回来了呢。”李欣桐有点失望,她佯装轻松地笑了笑,“没事了,你睡吧,打扰了。”
  “等等。”宋凌忙叫住李欣桐,制止她挂电话。他问:“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回a市。等我半个小时。”
  李欣桐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有些震惊:“不用不用……”
  “你在哪?”电话里是宋凌不容置疑的声音。
  李欣桐顿了顿:“黄埔路这里。”
  “我到了打电话给你。”宋凌挂得匆忙,李欣桐感觉得到他正在赶过来。她看了看四周,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一种感动还是一种酸楚?她感动的是还有个人对她挺好的,酸楚的是这个人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
  她直接坐在路边的花坛上,没有玩手机游戏,而是一边耐心地看着来往的路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一边等待宋凌。有电话打来,她以为是宋凌,然而来电显示是“宋子墨”。
  她按了接听键:“喂?”
  “在哪?”宋子墨的声音有点低沉。
  李欣桐佯装豁达地说:“在玩呢。”
  “和谁?”
  “你猜。”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不能太直接。
  “现在几点了?赶紧回家!”宋子墨说这话的时候,李欣桐都能感觉到他正在皱着眉。
  李欣桐笑着问:“你晚上要和我一起住吗?”
  “……”电话那头宋子墨没说话。
  李欣桐自然知道是这个结果,嘻笑两下:“逗你玩呢,好好把握吧,哎呀,真希望你和玲可姐早点和好,这样我也就安心了。我家墨宝可是很忠诚的!”
  “我是你男友!”电话那头声音拔高,不怒自威的感觉。李欣桐也不说话,耐心等他挂电话。可并不像她预料的,宋子墨还是开口了,他说:“早点回家。”
  “知道了,我挂电话了。”李欣桐不管宋子墨还有其他话要说,直接挂了电话。
  或许她态度恶劣,可她控制不住,一想到刚才她有多狼狈,就有多郁闷。电话没有再响过,李欣桐看着一直安静的电话,心也慢慢地沉寂下来。她不该奢望他的纠缠不休,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李欣桐低垂着眼眸,稍失神了一会儿,电话又响。李欣桐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
  “是我,宋凌,你在黄埔路哪里?”
  “零度咖啡这里。”
  “知道了,我马上到。”
  宋凌所说的“马上”真的是马上,她挂掉电话的下一秒,宋凌的车已经停在她面前了。他穿衣从来都很随意,依旧是一件普通的衬衫加上蓝色的牛仔裤。他看了看李欣桐略显落寞的神情,担忧地问:“没事吧?”
  李欣桐笑道:“你说呢?”
  “行,今晚我就舍命陪君子,你今晚想做什么?喝酒还是k歌,都随你。”宋凌半鞠躬,一副骑士对待女王的样子。李欣桐看着他这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样子,扑哧笑了下,“借酒消愁愁更愁,我也不会唱歌,还有别的娱乐吗?”
  宋凌想了想:“这大晚上的,除了泡吧k歌,还真不知道能干什么。”
  宋凌看着她,挠了挠他的杨梅头,一副完全没主意的样子。宋凌的生活很简单,白天上班,晚上要么睡觉要么泡吧。节假日则是睡觉,一直睡。他也是听从李欣桐的建议第一次去旅游,只是没想到也会凑巧碰见李欣桐。
  “我们去泡温泉吧。”李欣桐最后自己建议。
  宋凌怔了怔。
  李欣桐说:“不过我们国内的温泉都是男女共用的,你要是害羞,我不勉强你。”
  这不是**裸的激将法吗?他堂堂一个男子汉会害羞?不过他确实没有体验过多人共用的温泉。他家有特制的温泉,平时就他一人在泡。在外泡温泉还真是第一次,他反而有点小期待。
  宋凌说:“那还等什么?去泡温泉吧。”
  “嗯。”
  李欣桐心情不佳就喜欢去汗蒸或者泡温泉。但大多数都是她一人去,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外面的一切与她无关。汗蒸完或者温泉泡好了,她就觉得一切都美好了,烦恼都被蒸掉了或者泡离身体了。这是她的减压方法,屡试不爽。
  不过这次她带上宋凌,效果如何,有待商榷。
  【3】
  带上宋凌的效果,两个字,后悔。
  是的,李欣桐彻底后悔了。她没看过宋凌裸露的身体,只是从他的身形判断,他有副好身材。当他第一次将**的上身展现在李欣桐面前,李欣桐终于明白,男人身材好也是一种资本。
  于是,她就不能幸免地被别人冷眼相待了。这能理解,任谁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对。
  只是吧,都认为他们是一对了,怎么就不知道避嫌呢?他们去小池子泡,也有人尾随着,然后他们就借故说话聊天,聒噪得很,让李欣桐根本没法静下来。李欣桐一气之下,去泡柠檬冰泉。那是比自然水还要凉的冰泉,里面放大冰块,一般人承受不了,所以没什么人泡。
  宋凌真是舍命陪君子了,刚下水的时候,龇牙咧嘴,一副隐忍的样子。李欣桐瞧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然而自己打了寒战,不敢动了,确实很冷。
  “你确定这样不会感冒?”宋凌有点不确定地问。
  “不知道。不过要感冒,也是我,你会感冒?”李欣桐上下打量他浑身是肌肉的身体。
  宋凌被她这么看着,有点不好意思,挪得离她远了点,一副防备的样子。
  李欣桐瞧他那怂样,终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宋凌第一次见她笑得不敷衍。宋凌也终于敢触及雷区,他说:“你跟allen吵架了?”
  “啊?”
  宋凌笑道:“你忽然回a市,然后又忽然找我,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开心。”
  李欣桐无话可说。她不知道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还是宋凌对她观察入微。毋庸置疑,她的确不高兴。她说:“男人把肉体情欲和精神爱恋分得很开吗?”
  宋凌先是一愣,微微吃惊于李欣桐**裸的问题,略带结巴地回答着:“看是哪种男人。我是分不开,至于allen,我不了解,不过能白手起家做这么大,可见他是个很有分寸懂得自制的男人,这种男人恐怕会分得开,把这两者当成两种事看待。”
  李欣桐笑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
  李欣桐说:“所以我不会不开心了。我们曾经分过一次,再分一次,也没关系。我明白他爱谁。”
  宋凌深深地看着她,最后问了一个切中要害的问题:“那么你分得开肉体与精神吗?”
  李欣桐怔了怔,眸光有些暗淡,没有回答。
  宋凌说:“看来你不适合这场游戏。”
  “……”
  “及早和他分开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玲可姐已经回来了,我想他也不需要我了。”
  本来宋凌想说,他也可以照顾她,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害怕吓到她,怕她对他印象不好。所以宋凌换了一种方式:“找个靠谱的有钱人嫁了,以后就可以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了。”
  李欣桐扑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自嘲道:“哪个靠谱的有钱男人要我?”
  “我。”宋凌脱口而出。
  李欣桐怔了怔,随即是两人尴尬的沉默。
  宋凌把李欣桐送回她出租房的楼下,本来想道别,谁想车刚刚停在下水道口,她的高跟鞋直接踩上去,细跟插进铁条之间的缝隙里,自己十分狼狈地崴了脚不说,还摔了个大跟头。
  宋凌慌张地下车,搀扶起她,问她:“扭到了吗?”
  李欣桐试着正常站立,发现自己的右脚站是能站,但走不得。宋凌说:“要不要去医院?”
  “小事,不用了。”李欣桐报以微笑,然而额上已渗出汗了。宋凌知道李欣桐在勉强自己,直接说:“去医院吧。”
  李欣桐不说话,最后还是摇头:“再看吧,明天要是真下不了地,我给你打电话,你送我去医院,可好?”
  李欣桐的脾气就是这样,不想去做太麻烦的事情,能过了就过。她很少去医院,觉得去一趟医院十分麻烦,起码要折腾五六个小时。宋凌看李欣桐这样,也不好说什么,何况她刚才语气中的依赖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这是不是表示,他有希望?
  “那我背你上去吧,看情景,你是走不了路。”
  李欣桐有些迟疑,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答应了:“那……那麻烦你了。”
  她的出租房在五楼,宋凌身形高大,每走一级台阶都很轻盈,好像他背上没有李欣桐这个人。李欣桐趴在宋凌的背上,记忆回到小时候,她总是偷懒,懒得走路,便谎称脚痛,要爸爸背她。爸爸是大人,当然知道她的小伎俩,却总是微笑地给她宽厚的背。她便会开心地趴在爸爸的背上,满脸笑眯眯。她是老来子,六七岁的时候,他爸爸已经将近五十岁了,加之工作的原因,很少锻炼,六七岁的孩童在他身上仿佛一个大包袱,他蹒跚着上每一级台阶,看起来很吃力。一想到现在的爸
  爸,李欣桐的眼睛马上湿润起来,她把脸埋在宋凌的颈窝里,双手抱他脖子的力度越来越大。宋凌微怔,温柔地问:“怎么了?”
  “想爸爸了。”李欣桐把脸更往他颈窝埋了埋。
  这是宋凌第一次听李欣桐讲她的家人。宋凌不知道李欣桐的家事,只是零碎地了解到她没有妈妈,和她爸爸相依为命。后他爸爸得了病去美国治疗,李欣桐独自在a市生活。
  宋凌斟酌了很久才问:“你爸爸得了什么病?”
  “尿毒症。今年再拿不到肾脏,挨不过明年了。”李欣桐把头压得很低,似有点累,整个头都搁在宋凌的背上。宋凌默默地听着,没有再说话。他终于知道李欣桐为什么需要钱了,洗肾这种高额的医疗费像她这样的白领确实承受不起。
  宋凌把李欣桐送到她出租房的门口,李欣桐本想就此下来,不好意思再麻烦他,加之比较晚了,不宜让男人进屋。宋凌却不觉得:“钥匙在哪里?”
  李欣桐指了指宋凌帮她拿的包。宋凌打开她的包,没摸出钥匙。李欣桐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地上的毯子:“下面有备用钥匙。”
  宋凌便弯腰掀开毯子,里面果然躺着一把钥匙。只是李欣桐觉得有点不对,她记得这备用钥匙是放在毯子底下的右下角,怎么现在成左下角了?门一打开,宋凌觉得背李欣桐麻烦,直接拦腰抱起她,把她抱进屋。由于太过突然,李欣桐没来得及做准备,被吓得尖叫两声。宋凌嬉皮笑脸地说:“抱媳妇入洞房了。”
  李欣桐拍着他的胸口,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宋凌本打算回她一句,话却被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硬生生挤进了肚子里。他的沉默让李欣桐觉得奇怪,顺着宋凌的目光看去,只见宋子墨立在那儿,冷眼看着她。他的眼神太过寒冷,以致李欣桐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宋凌温柔地把李欣桐放在沙发上,然后又帮她解释,他对宋子墨说道:“欣桐脚崴伤了,所以我才抱她进来。”
  宋子墨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谢谢,时间不早了,宋少可以先回家了。”
  宋凌尴尬地笑了笑:“好的。”他再看了一眼李欣桐,以询问的目光看她,好似在说:我这样走可以吗?我还能为你做什么?李欣桐回他一个灿烂的微笑,让他放心。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流宋子墨尽收眼底,他紧抿着唇,似在隐忍着什么。
  宋凌离开以后,两人出奇的默契,谁也没开口。李欣桐不想自己先开口,可干坐在这里又觉得尴尬,她想站起来回卧室去。她试图站起来,脚踝的疼痛几乎贯穿全身,她的脸上顿时扭曲,眼泪吧嗒吧嗒地流。即使这样,她也没让他出手相助的意思,她打算单脚跳进去。
  宋子墨朝她走来,把她按回沙发,为她拂去脸上的泪水。他的手很温柔,李欣桐感觉得到。她抬起眼看了看宋子墨,什么也不说,就看着他。宋子墨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终究忍不住开口:“怎么崴的?”
  “下车踩到下水道口,高跟鞋的鞋跟扎进去了。”李欣桐委屈地吸吸鼻子。
  宋子墨没接话,而是直接把李欣桐的大腿抬了起来,搁在自己的大腿上。李欣桐的脚踝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宋子墨稍微动一下,李欣桐就喊疼。宋子墨毫不怜香惜玉地斜睨她一眼:“活该,谁叫你红杏出墙!”
  李欣桐张嘴,一副吃惊的样子:“你有没有同情心啊?再说了,谁红杏出墙,明明是你先和贾玲可搂搂抱抱,亲密无间。”
  宋子墨一听唇角一勾,朝她靠了过去,亲了她一口:“你吃醋了。”
  李欣桐转过脸完全不理他。宋子墨把她的脸扳回来,一脸笑意地问:“你是不是吃醋了?”
  “岂止,还好大一缸醋呢。”李欣桐不爽地噘着嘴,好似潜台词就是:来啊来啊,继续亲啊!宋子墨见她嚣张的样子,不负她所望,又过来亲她,这回李欣桐躲得干脆利落,一脸笑眯眯,很得逞的样子。
  宋子墨也不示弱,又欺身过来,他攻她守。他于是恼了,双手捧着她的脸直接拖到他的嘴边。李欣桐死死往后仰,要与他保持距离。谁想宋子墨突然松手,李欣桐直接仰着倒在沙发上,宋子墨再欺身狠狠地吻住她。
  当两人的唇分开之时,两人四目相对,彼此之间似乎还停留在刚才的热吻之中,双眸都含着水一般,柔情相望。
  李欣桐糯糯地说:“你喝酒了?看清楚我是谁了吗?”
  是的,从未有过一次,宋子墨会如此温柔又痴缠着吻她这么久,好像舍不得放开她,一直吻,越抱越紧……
  宋子墨不解。
  李欣桐自作聪明地说:“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难道又和玲可姐闹了不愉快,所以需要一个心灵的港湾?你今天特别深情呢。”
  宋子墨不说话,而是倏然把她打横抱起,送到卧室的床上,要脱她的衣服。李欣桐紧紧扯住自己的衣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今天我是伤员,要好好休息!”
  宋子墨怔了怔,有些想笑:“我只是想帮你脱衣服,让你睡觉舒服一点。”
  李欣桐怔了怔,有些尴尬地松开了禁锢宋子墨的手。宋子墨熟练地脱下李欣桐的衣服,直接把被子丢在李欣桐的身上,自己则利落地去浴室洗澡。
  李欣桐傻傻地看着宋子墨的背影,由衷地感慨,像宋子墨这样的绝色男人,温柔起来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啊。她抱着被子回想着刚刚他说的那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溢出一丝丝小甜蜜。
  【4】
  宋子墨很早就起来了,当时李欣桐还沉沉地睡着,便没叫醒她,直接去上班了。要不是宋子墨的电话打来,李欣桐不知要昏睡到什么时候。李欣桐起不来了。不是脚的问题,而是她的头很沉,很沉,仿佛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起不了身。她用虚弱的声音接了宋子墨的电话。
  “喂……”
  电话另一头的宋子墨听见李欣桐这么病入膏肓似的声音,不禁皱了皱眉,但语气依旧沉稳,他说:“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李欣桐一听是宋子墨的声音,声音立马从虚弱到委屈:“总裁,我好像生病了。”
  “你不一直生病吗?精神病就没见你治好过。”宋子墨不忘挖苦她,讲这话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溢出笑意,似乎很期待李欣桐的反驳。
  但结果让他失望了,李欣桐不仅没有暴躁如雷地反驳他,也没有生闷气地抱怨,而是依旧委屈地说:“我真的生病了,头很痛,怎么也起不来。”
  “没骗我?”宋子墨对李欣桐的信任度绝对不超过百分之五十,主要是这女人有太多不良的前科,要相信她,得需要勇气。
  “我要是骗你,上天罚我胸上长毛!”李欣桐的语气更委屈了。
  “……”宋子墨沉默了。
  李欣桐见宋子墨不说话,心灰意冷,失望地说:“我挂电话了,你晚上回来的时候,记得买副棺材回来给我收尸。”话说完的下一秒,李欣桐就直接挂了电话,继续窝在被窝里睡觉,然后一直冒冷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李欣桐没睡着之前,出租房的铁门打开了。宋子墨手里提了一碗白粥和一些水果走了进来。他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走到李欣桐的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愣了一愣,随后立马推醒李欣桐。
  被推搡的李欣桐皱了皱眉。她知道宋子墨来了,但没想到什么都不跟她说,直接就动手动脚了。李欣桐不高兴地睁开眼睛,狠狠地瞪了宋子墨一眼。宋子墨坐在床上,掀开被子的一角,看了看李欣桐的脚,脚还没消肿,看来真是扭伤了韧带。宋子墨从衣柜里挑出一件衣服和一条七分裤,丢在床上,对李欣桐说:“把衣服穿上,我们去医院。”
  李欣桐看着丢过来的衣服裤子,默默地穿上……其表情就像苦情戏里受了委屈默默收拾衣服的小媳妇,若配上二胡,可达到淋漓尽致的悲情效果。宋子墨看她这样子,有点哭笑不得。他走过来,帮她穿了起来。
  李欣桐也没说什么,也不拒绝,老老实实地任凭他伺候自己。
  宋子墨帮李欣桐把衣服穿好了,便把背给了她:“上来。”
  “我要公主抱!”李欣桐不要他背她,要他打横抱住她。
  宋子墨抖了抖嘴,无奈地对她“公主抱”了。李欣桐双手扣在他的脖子上,头靠在他的胸前,嘴角含笑,甜蜜地说:“一般情况下,你这么抱我,都是喜欢我的表现。”
  “……”
  李欣桐继续甜蜜:“这次,你要把我送到车上去,像不像抱新娘子送到婚车上去?”
  宋子墨听她这么一说,微微一笑:“像。”
  “你娶玲可姐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抱她上去的?”
  因她这句话,宋子墨泛起的微笑瞬间僵硬,他冷哼一声:“你为什么总要不时地提醒我和玲可的事?”
  “因为我嫉妒。”
  宋子墨怔了怔,低头看了看她,有些失神地问:“嫉妒什么?”
  李欣桐用头蹭了蹭宋子墨的胸口:“她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我梦寐以求的位置。”
  “桐桐,我……”宋子墨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也就这一犹豫的须臾之间,李欣桐抢先故作轻松地说:“不过你放心啦,我现在不稀罕那个位置了,就连现在这个女朋友的位置,我也愿意随时拱手相让。你有玲可姐以后,我想我也会遇见更好的男人,嘿嘿。”
  宋子墨紧紧掐住了李欣桐的腰。李欣桐吃痛地倒吸一口气,正待发作,这回宋子墨先开了口。宋子墨说:“李欣桐,你认为你还有男人要吗?”
  “要不我们打赌?”
  “可以,但只限于这一年。你要赌什么?”
  李欣桐虽然觉得这一年时间有点仓促,但她必须硬着头皮去赌。输了事小,面子事大。李欣桐说:“要是这一年有人肯娶我,而我也想嫁的话,你不能妨碍我的幸福,还要送我贺礼。”
  “可以。”
  李欣桐立马兴奋了。这简直是天下掉馅饼的事情。就算她嫁给一个没车没房没好工作的男人,但她能及早结束和宋子墨这段牵扯不清的感情纠葛,似乎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要是你输了呢?”宋子墨绝对不让自己吃亏,立马盘算着有利于他的条件。
  李欣桐怔了怔,不知道要给他什么条件。她要钱没有,要命又不值钱,名利更是没有。她就一个三无小市民。人生在世,不是钱就是名最大的也就一条命。她发觉她什么都不能给他。
  “你想要啥,我感觉你什么都不缺,我能给你啥?”
  宋子墨吻了吻她的眉心:“我要你的一辈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