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 第8章 ###Chapter8 秘密

第8章 ###Chapter8 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曾经说爱她的少年长大了,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爱情就是得知以后不能和心里的那个人在一起,难过得失声痛哭。
  【1】
  宋凌走后,李欣桐觉得自己完蛋了,忐忑地喝了好几口水,试图平静地看几集电视剧,最后还是烦躁地关掉电视。她打电话给宋凌,宋凌手机已经关机。那刻,李欣桐很想咬碎自己的满口银牙以谢罪。
  她打电话给宋子墨,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但电话那头不是宋子墨的声音,而是贾玲可。
  “桐桐吗?子墨去洗手间了。”
  李欣桐怔住,怏怏地说“那没事了”。她刚想挂了电话,贾玲可慌忙阻止她挂断:“桐桐,先别挂断。”
  “还有什么事情?”
  “你……”贾玲可斟酌了很久,“你和子墨今天吵架了吗?”
  李欣桐不明白她怎么这样问,还没来得及回答,贾玲可接着说:“子墨今天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玲可姐你一定不要小看自己的魅力,宋子墨见着你,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他就会装,你也知道他那德行。”
  贾玲可一句话也没说,似在沉思,又似心不在焉,终于她说了一句:“既然你知道他那么会伪装自己,你怎么就不明白他的心呢?”
  李欣桐一怔,明白了贾玲可的意思。贾玲可的意思无非是明明知道宋子墨喜欢的是她贾玲可,为什么还要自己贴上去?自动离开比较好,免得自讨无趣。李欣桐有点受挫,她说:“放心,我这次不会死缠着他,我会滚远点的。”
  “呵呵。”贾玲可在电话里冷笑。李欣桐听着她的笑十分不舒服,但也不好发作,闷着不出声。贾玲可说:“桐桐,你到底是不了解宋子墨。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对他而言,他又需要什么,你只是盲目地想要获得他的爱,死乞白赖地不断告诉他,你爱他。我只想告诉你,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付出了。”
  没等李欣桐说话,贾玲可就挂断了电话。李欣桐的脸上早已布满了阴郁。她的智商不够,听不懂贾玲可的话中话,她只知道自己当年付出了很多,却得不到宋子墨的爱。至于贾玲可付出多少她不想知道,毕竟贾玲可已经胜出,何必再向她这位失败者诉苦,自己赢得多心酸?
  真是天大的讽刺。
  【2】
  宋子墨从洗手间出来,看见贾玲可在挂他的电话,他也不恼,只是很平淡地问:“谁?”
  “你的桐桐。”贾玲可笑得淡然。
  宋子墨只是有着一闪而过的发愣,随即叫服务生点餐。贾玲可目不转睛地看着宋子墨,想从他的神情之中窥探出什么。事实证明,他的确是个很会掩藏自己情绪的人,任何蛛丝马迹都不会被人窥探出来。
  贾玲可没头没脑地说:“新闻我看了,你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宋子墨正举着一杯红酒,身子僵硬了一会儿,随即恢复如常,呷了口红酒,不发表言论。
  贾玲可说:“当年为你妈妈捐肾的那人你只知道是南海群岛的居民,其他一概不知,所以你的雨露洒遍了整个南海群岛,所有人都得到了你的报答。呵呵,你这么懂得感恩的人,桐桐却对你一点也不了解,是不是很伤心?”
  宋子墨不答,只是递给她一把钥匙:“生日快乐。”
  “瞧,又对我感恩了。”贾玲可很无奈,拾起桌上放着的钥匙,把玩着它,淡淡地说,“什么钥匙?车?房?”
  “美国一家诊所的大门钥匙。你挂了牌,就可以开业了。”宋子墨微笑。
  贾玲可怔了怔,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在她面前,小她八岁的男人曾经以坚定的目光告诉她,他爱她。那时候她只觉得他很可笑又可爱。她拒绝了他无数次,因为她知道他太懂得感恩,错把恩情当爱情。他在感激她,在他和他母亲最艰难的时候,是她伸出援手相助,为她母亲治病,代替他母亲抚养他长大。因为她太理智,遭到报应了,她喜欢上了这个懂得感恩的大男孩,可那时候大男孩已经有了他的小公主。
  他对爱情成熟得太晚,以至于他不懂得怎么抓牢。
  那时她移民美国,宋子墨的母亲还在国内医治,她是她的主治医生,要换主治医生,很是不便。宋子墨那年临近考研,学业又忙,有些体力透支。李欣桐苦追宋子墨而不得,于是抓住此机会,到医院里照顾起宋妈妈,还十分大方地交医药费。
  宋子墨困惑,但碍于母亲,不好发作。李欣桐嘴甜,哄得宋妈妈很是欢喜。宋妈妈知道宋子墨向大他八岁的贾医生告白,思想封建,有点抵触,眼见现成讨喜的李欣桐,便故意撮合他们。
  在李欣桐生日那天,李欣桐邀他前去,他本不想去,是宋妈妈硬逼着他去的。一群大学室友在李欣桐的公寓里狂欢,由于太高兴,喝了很多酒,然后也不知是谁爬上谁的床,醒来之时,两人已是**相对,相对无语。
  李欣桐便以负责为由,威胁宋子墨与她交往。如若不然,就告诉宋妈妈。宋子墨是个孝顺的孩子,只能答应。他刚开始和李欣桐交往,是不喜欢她的,甚至有点讨厌她。可她确实待他极好,全心全意地付出,对待宋妈妈如亲生母亲般孝顺。渐渐地,他对她慢慢改观。
  人的感情确实很奇妙。这是贾玲可从中领悟到的。她把玩着手中的钥匙,望着宋子墨:“你怎么知道我想开一家诊所?”
  “我秘书说女人最想收到的礼物是安定。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诊所,就永远不怕被炒了。”宋子墨淡淡地说道。
  贾玲可失笑:“中国有句古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男人要的安定是事业,女人要的可是老公!”
  宋子墨怔了怔,无言以对。
  “哎,离过婚的女人掉价了。”贾玲可无比感慨。
  宋子墨略有抱歉地说道:“对不起。”
  “我怀孕了。五个月了。”贾玲可忽然说道,表情有些自嘲,“不能再以发胖为借口,藏不住了。”
  宋子墨一怔:“孩子他爸是……”
  “**,不知道是谁的。”
  宋子墨沉默不语。
  贾玲可说:“我想生出来,自己养。”
  “玲可,你想清楚了吗?”
  “是啊,但是我没脸去美国养胎,被你妈瞧见了不好,而且我那些同事嘴碎,你也知道我烦这些。”玲可捋了捋自己额角的垂发,一派风轻云淡的样子。
  宋子墨默默地点头:“国内养胎的事情,我来办。”
  “我住你家方便吗?”
  宋子墨笑道:“我现在住桐桐家。家也不常常去。”
  贾玲可觉得好笑:“你怎么不让她住你家?”
  宋子墨说:“她不喜欢。”
  贾玲可笑而不语。她看着眼前这位英俊成熟的男人,想起他在美国的点点滴滴。宋子墨是个过分安静的男人,心事不与人说,便是难过也总会找个无人的地方,捂着脸痛哭。她见他哭过两次。
  一次是他妈妈病危的时候。一直坚强的大男孩默默流着泪,咬着指甲在手术室门口耐心等待。
  另一次是他出车祸后醒来,浑身疼痛,他却如个孩子双掌捂着脸大声痛哭。他不是因为身体疼才哭。她知道,他是心疼。那时的他,心很疼。因为他从此失去了李欣桐。她是他脸上的笑容。
  宋子墨有点不自在。他不习惯贾玲可认真地看他的样子。他问:“看什么?”
  贾玲可笑着问:“和桐桐上床了吗?”
  宋子墨怔了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苦笑:“玲可,八卦不是你该有的。”
  “没办法,我跟你结婚一年多了,想当年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别说跟我上床了,就连亲一下,你都不曾有过。”贾玲可打趣道。
  宋子墨无奈:“玲可,你别打趣我。”
  “谁打趣你了?我可是认真地问你。你爱谁,就把对方视如女神。你爱我,所以你不碰我。如果你碰了桐桐,就说明你不爱她,对不对?”贾玲可已经掩不住在笑了。她的态度极不认真,明显在嘲弄他。
  宋子墨略显窘态,握成空拳,放在嘴边干咳,双颊有些绯红。
  贾玲可见他这不好意思承认的样子,她想笑,却在那一刹那觉得自己挺心酸的。她努力保持笑意,喝了点红酒:“今晚去桐桐那儿吗?”
  “嗯,她脚扭伤了,有点不方便。”
  “我看是想人家吧。”
  宋子墨笑了笑,没有说话。
  【3】
  宋子墨把贾玲可送回星海大厦,便去了南朝二弄。他刚打开门的时候,闻到香浓的美食味道。他怔了怔,换好鞋进屋,便见李欣桐正端着一大碗,盘腿坐在沙发上,吸碗里的拉面。她兴许是听见动静了,转头朝宋子墨这边看了看,没说什么,直接又把头朝向电视,当宋子墨为空气。
  宋子墨也不恼,径直走向她,坐在她旁边,问她:“晚餐就吃这些?”
  李欣桐一边吸着拉面,一边说道:“哪有你这么命好,和前妻去吃大餐。”
  宋子墨听出她语气的不满,失笑,眼眸不小心瞥到躺在沙发上的相册。他拿起来打算看一看,被眼明手快的李欣桐一把夺去。李欣桐死死护在怀里:“这是个人隐私。”
  “拿来。”宋子墨毫不畏惧侵犯个人隐私。
  李欣桐刚开始不从,但看宋子墨那不容置疑的模样,护着相册的手松了松,最后豁出去的样子,直接丢给他:“看就看吧,不准笑。”
  宋子墨没搭理她,直接打开相册,认真地看了起来。他每一页都看得极其认真,让李欣桐有点毛骨悚然。看照片也要看这么认真吗?可宋子墨向来是面瘫,李欣桐完全不能从他的神情之中瞧出那么一点他的情绪。
  全过程宋子墨都是面无表情的。当他合上相册之前,直接拿出李欣桐的满月照,打算据为己有。李欣桐一见他这举动,想夺回来,却被宋子墨巧妙地闪躲开,夺照壮举失败。
  李欣桐皱了皱秀气的眉毛:“为什么拿我照片?不会是想我的时候,对着光屁股照片想入非非吧?”
  “我一个电话,你本人就会站在我面前,何必?”
  满脸高傲的样子!李欣桐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很不满地说:“那你要我这照片干吗?”
  “我喜欢。”宋子墨看了看照片,心满意足地放入皮夹里。李欣桐觉得这兄弟俩真不愧是兄弟俩,癖好也一样,喜欢这种光着屁股的婴儿照,而无视她后面水灵的大美人照,只要这种黑白没实感的老照片。
  “你和宋凌真不愧是兄弟俩。”李欣桐说,“今儿他也拿走了我一张满月照。”
  原本宋子墨想忽略宋凌到家里来的事情,被李欣桐如此理所应当说出来,加之李欣桐还给了他一张满月照,宋子墨不悦地蹙了蹙眉:“你似乎忘记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李欣桐仰着头,不以为然的样子:“你似乎也忘了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
  “很好。”宋子墨脸上淡淡的,不恼也不怒,直接打横抱起她,朝着双人床走去……
  “桐桐。”事后,宋子墨吻了吻她的额头,语气很柔很轻。
  “嗯?”
  “桐桐。”
  “嗯?”
  “桐桐……”
  “……”李欣桐有点无语,“一直叫我做什么?”
  “就想叫叫你,没别的意思。”宋子墨微微一笑,大手摩挲着她的肩膀,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轻嗅她发间的芬芳,心满意足地闭着眼微笑。
  那晚宋子墨睡得很早,习惯当夜猫子的李欣桐表示她的悲伤正在逆流成河。她睡不着,宋子墨抱她抱得太紧,她不能下床玩电脑。
  太悲剧,太悲情了!
  李欣桐每天要换药,都是由宋子墨带她去医院。当她的脚伤好了,李欣桐想报答宋子墨,辛辛苦苦在家等宋子墨回家,自己坐在床上等他忙完。当宋子墨终于也上了床,她问他:“想要什么报答?”
  宋子墨淡淡地看了看李欣桐一眼,没有说话。
  李欣桐会意,直接扑向他。她早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事后,疲惫不堪的宋子墨说:“你这不是报恩,是恩将仇报。”
  “……”
  【4】
  李欣桐的脚好了,就该上班了,要不然总裁办的秘书们可要说闲话。她打算上班的前一晚跟宋子墨说了,白天让她搭个顺风车,一起去公司,然后在距离公司五百米处把她放下来。宋子墨也没说答不答应,李欣桐就当他默认了。
  谁知早上李欣桐爬起来,已是九点半,就算她直接去上班,起码要迟到一个小时之多。李欣桐很愤怒,宋子墨早就去上班了,怎么不叫醒她?李欣桐再细想了一会儿,又觉得宋子墨故意不叫醒她,是想让她继续休息?如此,李欣桐的愤怒小了很多。
  确保安全起见,李欣桐打电话给宋子墨的私人电话。
  接电话的依旧是他的秘书,林小婉。
  “哦,欣桐啊,今天早上allen总裁特意通知我,说你今天会来上班,若是不上班,算旷工。”
  “……”
  挂完电话,李欣桐的愤怒火苗迅速燃烧,想直接烧死已坐在办公室里的宋子墨。这不明摆着坑她吗?秘书旷工一天不仅没有了全勤奖,而且还要把这一天补回来。谁知道宋子墨想怎么利用这一天?
  不能让他得逞,她情愿迟到也不旷工。于是,李欣桐火速起床穿衣刷牙洗脸,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家门。
  她本想打车过去,奈何上班高峰期还没过去,她根本就打不到车。好不容易打到了车,快要到的时候,却遭遇到大堵塞,来往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一直没通的迹象。
  李欣桐急得在车里跺脚:“怎么还不通啊?”
  “前面一栋楼好像出了事情。”司机很淡定地说。
  李欣桐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实在淡定不了,给了司机车钱,直接下了车。她沿着人行道走了一会儿,发现人行道也被路人堵住了。路人仰着头朝一栋大楼指指点点。李欣桐顺着他们指指点点的方向看去,瞳孔骤然放大,惊恐万分。
  有人站在窗口要跳楼,而且所选的跳楼地点正好是华东旅游集团的大楼。
  “跳楼的是华东旅游的职员家属,好像是因为职员受了工伤,华东旅游不赔钱才闹起来的。”有路人在李欣桐面前讨论这件事。
  李欣桐完全忘记了要赶着上班的事,而是如路人一样,围观。
  不一会儿,有警笛响起,警车在大厦前停了下来。从警车里跑出几名身形矫健的特警。李欣桐一眼便看见了特警的其中之一,宋凌。他们正在很严肃地讨论营救方案,最后决定让宋凌穿上武装装备,从事发楼层的下一层楼高空爬上去,直接把跳楼者踢回屋内。
  李欣桐当时就窒息了,这得多危险?李欣桐拉住准备要去行动的宋凌。宋凌见到李欣桐很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你真打算靠着安全措施爬上去?”
  “当然。”
  “换个人吧,你别干这么危险的事情。”
  宋凌有些发愣,显然没料到李欣桐会这么关心他。他笑道:“那我同事就不危险了?”
  李欣桐脸大红。宋凌笑道:“队长派我过去,是觉得我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和体能,你放心吧。”
  “我要跟你一起过去。”
  宋凌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李欣桐的请求。
  跳楼者要在20层跳楼,他们就选择正下方的19层。他们一进去,就见到了华东旅游的高层,宋宝珠还有此事的负责人姜军。宋宝珠见着自己的儿子并不意外,反而是看见了李欣桐,有点吃惊。
  当宋宝珠得知他们的营救方案,十分不淡定地说道:“不行,我要求换个特警。”
  当妈的肯定舍不得儿子冒险,别的特警就不是爹娘养的?当然这话李欣桐没胆说。她欣赏女强人,也怕女强人,更别说没什么善心的女强人。宋凌不理会她,直接要爬窗。
  宋宝珠忍不住喊道:“你疯了!”
  “女士,别打扰我们。”宋凌严肃地对待宋宝珠。宋宝珠紧紧地抿着唇,忍着不再发言。
  宋凌跳出窗口,吸在大楼墙壁上,靠着绳子,一点点往上挪。跳楼者的情绪不好,要见华东旅游的高层,宋宝珠便去了20层。也不知谈话如何,李欣桐只听见跳楼者的情绪十分不稳定,最后像发疯一样嘶吼:
  “宋宝珠,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一片喧哗之下,跳楼者跳了下去。
  声声尖叫,划破了天际,李欣桐只看见窗户外有一团黑影**。但是……怎么像两个人?
  “凌儿!”宋宝珠歇斯底里地大吼。李欣桐一怔,不顾特警的反对,冲向窗户,只见宋凌吃力地拽着跳楼者的衣服,他的身子被绳拽着,好像卡在四五层的位置上。
  特警以最快的速度跑下去,李欣桐也急忙跟了下去。李欣桐尾随特警进屋的那一霎,原本以为可以把那跳楼者拽进窗口,可迟了一步,李欣桐亲眼看见一抹黑影坠下的那一瞬间,然后是重物落在水泥地上的闷响。
  宋凌有绳子绑在身上,特警同事把他从窗外拽回屋内。他刚着地,宋宝珠就冲过来上下打量他,看他有没有事。宋凌厌恶地躲开她,闷不作声地一人离开。李欣桐看了看宋宝珠,又看看离开的宋凌。
  最后还是朝宋凌追了去。
  外面一片混乱。救护车把满脸是血的跳楼者架到车上扬尘而去,路人都在讨论跳楼者的生死,只有宋凌一个人沉默地坐在大楼下的花坛边上,双眼出神,不知想些什么。
  李欣桐试探着问:“这件事是意外。你不要自责了。”
  宋凌以手掌抹掉自己脸上的汗,深吸一口气:“你知道刚才我妈怎么跟他说的吗?”宋凌冷笑一下,“她说,作秀给谁看?要跳别在我公司大楼跳,别脏了我的地方。”
  “所以他直接跳了?”
  “是啊,我只来得及抓到他的衣服,但是往下冲劲太大,他的衣服撕裂断开了,我没有办法救他。”
  李欣桐拍拍宋凌的肩膀:“别难过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能这样笨拙地安抚他。
  宋凌却哭了,他说:“我最爱的妈妈竟是这样冷血不顾他人感受的人,践踏他人的生命……”
  李欣桐明白他的心情。曾经外面怎么说他妈妈不堪,他都能接受。因为即使她不好,也是他最爱最爱的妈妈。当亲眼看见他心中的好妈妈不善的一面,心里瓦解的不只是形象,还有他的信仰。
  李欣桐抱住宋凌的头,让他靠在她的肩膀上。当她看见宋凌的右手在一直发抖,她碰了碰,宋凌吃痛地缩了缩,李欣桐才知道,他手受伤了。
  且伤得不轻。手骨折了……
  很巧的是,宋凌住的病房正是奶奶住的病房。女大学生出院了,宋凌便睡了她原先的那张病床。宋宝珠原本给宋凌准备了vip高级单人病房,但被宋凌冷漠拒绝。宋宝珠在宋凌那儿吃了很多次闭门羹,也识趣,不在他面前出现。
  宋宝珠终于拉下脸面,特意找了李欣桐,请她好好照顾宋凌。
  【5】
  李欣桐给宋凌倒水,刚走出病房,张静跟了出来,像个八婆一样问道:“那位哥哥是谁?”
  “怎么?又贪他长得帅?”
  张静不满地说:“才不是,我只是为你老公打抱不平。你都没对你老公这么好过。”
  “……”
  “他是谁?”
  “他是……我老公的弟弟。”李欣桐干笑两下。
  “哦!我猜也是。都是美人胚。奶奶说是你弟弟,我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天一个地
  谁是天?谁是地?李欣桐很想问。李欣桐打完水,一旁的小八婆张静还在喋喋不休:“姐姐,你老公会来看他弟弟吗?”
  李欣桐思索了一下:“他很忙,应该不会。”她自然是不想伤害张静幼小的心灵了,她要发扬兄弟团结精神。
  “哎。”张静的表情很失望。
  李欣桐问:“怎么?想见他?”
  “我奶奶说,想代表全村人民谢谢他。”
  这事让李欣桐也有点意外,商场上争斗的人,一向行事狠绝,宋子墨也不例外。但改善南海群岛生活的善举,着实与他的作风不符。
  回到病房,有人来探望宋凌,是他爸爸,宋建立。宋建立淡淡地看了眼进屋的李欣桐,朝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宋凌说着话。宋建立说:“凌儿,你听爸这一回,辞职别干了。我和你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二老怎么办?”
  宋凌对待宋建立比对待宋宝珠的态度上要好很多。宋凌说:“爸,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做生意,又不爱在家吃软饭。”
  宋建立没说话,他隐忍了一下,叹了口气:“行吧,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先回公司,晚上再来看你。”
  “嗯。”
  宋建立望了望李欣桐,便离开了。李欣桐不问刚才的事,只是问宋凌:“你肚子饿吗?我下楼给你买点吃的。”
  “都前胸贴后背了,麻烦你了。”宋凌对待李欣桐的态度,绝对是好得没话说,一改刚才阴霾的脸色,笑得极其灿烂。
  李欣桐打算下楼给宋凌买吃的。因为等电梯的人太多,李欣桐估摸自己过去会超重,再等下一批,还不如自己走楼梯下去。所以她果断选择走楼梯。她刚来到楼梯口,打算打开安全门,却通过透视的玻璃看见宋建立从一名医生手里接过一份文件。
  当医生朝她这边走来之时,她就像做贼心虚一般逃离楼梯口,待到一定距离,就佯装偶尔路过,与那名医生擦肩而过。李欣桐偷偷瞄了一下他的胸牌,是脑外科医生。
  这脑外科医生给宋建立什么文件?李欣桐不是八卦,单纯只是因为宋建立是宋子墨的亲生父亲。难不成宋建立大脑有点问题?这事李欣桐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宋子墨。虽然宋子墨肯定不屑于谈论宋建立,但毕竟是亲父子,血浓于水。
  李欣桐是个很注重亲情的女人。
  给宋凌买完午饭,李欣桐便告辞了,直接去了公司。到达公司的时候,正是午餐时间,总裁办没有一个人。李欣桐便打电话给宋子墨的私人手机。
  “喂。”
  “是我,你现在在哪里?”
  “办公室。”
  “吃了吗?”李欣桐笑眯眯地问。
  宋子墨回:“没。”
  这时,李欣桐已经到达宋子墨的办公室,她直接转动把手,探头进去,对上宋子墨吃惊的眼。她对着电话说:“要不要一起吃饭?”
  宋子墨含笑:“好。”
  李欣桐挂掉电话,走至他的桌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她说:“总裁,你真忙,都快过了午饭时间。我要是不来,是不是打算不吃了?”
  宋子墨点头。
  李欣桐想想,一起去吃饭,回来肯定又要迟到了,他是老板,没关系。她上午已经旷工了,下午再迟到就太不称职了。她说:“我们点外卖吧?”
  “可以。”
  李欣桐觉得,今天的宋子墨特别乖!居然如此顺着她。
  外卖很快就送了过来。宋子墨的办公室很大,有特意空着的茶几沙发,招待来客。两人坐在沙发上,李欣桐为宋子墨拆开一次性筷子,把热气腾腾的拉面端到宋子墨面前。
  宋子墨接过,便吃了起来。李欣桐也端起自己的那碗,吃了几口,问宋子墨:“好吃吗?”
  宋子墨点头。
  李欣桐得意地说:“我特意找的。你也知道,我这种不能干的秘书工资不高,公司不包吃不包住,生活到处要钱,不节约不行,为了款待自己,得找一家好吃又便宜的地方,于是在我千辛万苦的努力之下,发现了这家超级赞的面馆!”
  宋子墨似乎没听进去,只顾着自己吃面。李欣桐非常不爽地说:“你倒是也搭理我一下啊。”
  “你铺垫这么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果然,宋子墨不是一般地了解她。被揭穿的李欣桐面带尴尬,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我上午不是没上班吗?其实我是出了事故。”
  宋子墨停下筷子,看了她一眼。李欣桐忙摆手:“我没事,我只是围观跳楼。但是你弟弟宋凌因为救跳楼者手骨折了。”
  “关我什么事?”宋子墨淡淡地问。
  “呃,我知道你对宋凌没感情。我想说的是,你爸爸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这还用你说?我知道他脑残。”
  “……”李欣桐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他大脑好像有点疾病。”
  宋子墨继续吃面,好像在听一个无关紧要的新闻。李欣桐叹了口气,也不想说什么了。她不会去劝他关心宋建立,毕竟她无法明白宋建立对宋子墨造成多大的伤害。她只是想告诉宋子墨自己所看到的,至于他的想法,她尊重他。
  宋子墨确实饿了,面吃得精光。李欣桐拿出纸巾,帮宋子墨擦了擦嘴,就像当初他们恋爱时那样。宋子墨先是一怔,随后含笑地看她认真地帮他抹嘴。李欣桐站起来收拾桌上的碗筷,收拾好了,准备出办公室。宋子墨却忽然叫住她。
  宋子墨说:“以后中午陪我在办公室里吃吧。”
  李欣桐怔了怔,点点头。
  “那你出去吧。”
  “嗯。”
  李欣桐刚出门,就见林小婉手里拿着手机打算进办公室。李欣桐随口问问:“找总裁?”
  “是啊,有位先生找总裁。”
  “嗯,总裁在里面。”
  李欣桐先去了茶水间,见茶水间里有几个秘书在聊天。李欣桐本想倒完水便离开,无意中听到一姑娘对另一姑娘说:“我们allen总裁对他前妻真好,我男朋友做地产的,听说allen总裁最近购了一处别墅,名字是写他前妻的。”
  “咦?allen总裁的前妻不是在美国吗?在这里购房,是不是要在这里长期居住?”
  “这谁知道。我看allen总裁早晚会和他前妻复婚,那些对allen总裁抱以幻想的还是提早死了这条心吧。”
  “哎!”
  李欣桐觉得身子很冷,或许是空调开得有点太大了。李欣桐刚出茶水间便撞上冲过来的林小婉,幸好她水倒得不多,没洒出多少。林小婉向李欣桐道了歉,便冲进茶水间,一脸兴奋地对秘书姐妹说:“大消息,大消息。”
  “什么消息?”
  林小婉一脸神秘地说:“你知道刚才是谁打电话给我们总裁吗?”
  “他前妻?”林小婉摇头。
  “他女朋友?”林小婉继续摇头。
  “他男朋友?”林小婉白了秘书姐妹一眼,“allen总裁要搞同性恋也是攻。”
  “好了,废话少说,谁啊?”秘书姐妹对她的故作神秘有点不耐烦了。
  “allen总裁的爸爸!”
  “哈?allen总裁有爸爸?”
  林小婉又白了秘书姐妹一眼:“你以为他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
  “他爸爸是谁?”
  林小婉嘿嘿一笑:“知名企业家宋建立。”
  “原来是富二代啊!”
  林小婉的脸上忽然一沉,严肃地沉思了一下:“但是我好像听到脑中有瘀血什么的……”
  李欣桐心想,宋建立脑中有瘀血?生命有危险?所以求自己的儿子原谅他今生所犯的错?
  狗血电视剧看多的李欣桐觉得她这个逻辑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6】
  李欣桐下午下班先于宋子墨离开公司,在她去医院的途中接到宋子墨的电话。
  “你在哪?”
  李欣桐坐在公交车上,看看路旁:“正新街口。”
  “晚上在家等我。”
  “……”
  宋子墨挂了电话。
  两人谈话不欢而散。李欣桐觉得宋子墨最近有点奇怪,大概快到夏季了,所以比较暴躁不安吧。李欣桐不爱多想这些,手机既然放在手上了,她就顺便给宋凌打个招呼,免得自己像是不请自来。
  电话不是宋凌接的,而是他的妈妈,宋宝珠。电话有来电显示,宋宝珠知道是她,语气没有初次见面那样冷淡,她说:“我是宋凌的妈妈,宋凌去上厕所了,李小姐。”
  李欣桐怔了怔,觉得她妈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有点不大适应地说:“哦,我打电话只是想告诉宋凌我要去看看他。既然伯母在医院,我就不用去了。”
  “你过来吧。”
  “……”李欣桐万万没想到宋宝珠愿意她去接近他的儿子。
  宋宝珠是聪明人,自是知道李欣桐沉默是为什么,她解释说:“凌儿最近情绪不大好,烦请李小姐多开导开导。”
  原来她是有利用价值的。李欣桐会心一笑:“我开导是自然的,只是……”李欣桐顿了顿,“到时候宋凌离不开我怎么办?”言下之意,就是她做知心姐姐可不是白做的,她不是想利用就能利用的。
  李欣桐已然能感觉到宋宝珠正在咬牙切齿。一向把别人操纵在手的女强人遭到乳臭未干的女人的威胁,不气愤才怪。
  宋宝珠说:“李小姐,有句话说得好,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李欣桐觉得这话说得很对,颇为赞同地说:“可不是,所以我觉得伯母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